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你就是个扫把星,如果不是你,我儿子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倒下?!”
  初始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如同疯婆子一样的女人,再看看旁边那些都同样嫌弃她的人,悲愤瞬从心里升起。
  “就是,初始,我弟弟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
  大姑子赵若兰也是一脸狰狞的看着初始,仿佛眼前的是她的仇人一般,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你们的嘴脸了,真是把倒打一耙表现的淋漓尽致!”
  初始气到无语,本来就不善言辞,如今面对一家子人的咄咄逼人,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却倔强的没有落下来。
  “算命的都说了,你就是命硬,专门克夫。
  当初看你是个好的,所以才让你进了我家的门,如今这才几年,就让我儿子变成这副模样!”
  婆婆王玉珍一改往日的温声细语,丝毫没有顾及初始的脸面,看到围的越来越多的众人,趁人不注意,偷偷的拧了自己一把,眼泪就流了出来。
  围观的都是左邻右舍,听到王玉珍的话,都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是克夫啊,怪不得华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怪可怜的。”
  “可不是嘛?!
  当时我给我儿子去算命,刚好碰到了建国哥他们,也亲耳听到了算命的说她家的大儿媳妇命硬,克夫。”
  一旁的刘婆娘说完,又叹息的摇了摇头:
  “可怜的华皓,怎么就遇上了这样的一个人呢?
  当初他们结婚没花钱,我还羡慕的不得了。
  现在看来,敢情是娶回来一个祸害,真是造了什么孽啊。”
  “所以说嘛,还是找本地人比较好,虽然彩礼高,但是知根知底啊。
  哪像她这个外来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给整个家弄得都不安宁。”
  “你还真别说,我当时可是听说,是她死黏着华皓呢。
  非要死皮赖脸的嫁过来,华皓甩都甩不掉。”
  “哎哟,真是作了孽了哦。”
  李奶奶霎是心疼的说道,不过那语气里的幸灾乐祸,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当初说是没花钱就娶过来一个儿媳妇,炫耀的鼻孔都朝天了。
  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有些人说自己命好,这看着也没有好到哪去啊。”
  “刘大娘,你就少说两句,华皓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遇到这么一个克夫的女人,你瞧瞧,现在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呢。”
  “大家都来评评理啊,我儿子从小到大都那么乖巧懂事,也很能干,从来没让我操过心。
  可是偏偏遇上了这么一个女人,让我好好的儿子倒下了。
  我找了一个算命的,说是因为她克夫,俩人八字不合我还不信,连续跑了好几个地方,每个算命的都说了同样的话,说她克夫。
  我这儿子啊,怎么这么可怜,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竟然遇上这么一个女人!!”
  初始看了一眼突然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婆婆,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声音里不再有之前的温和懦弱:
  “华皓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你心里不应该最清楚吗?!
  你这是想推卸责任,所以把锅甩到我的头上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你们不是找人看八字了吗?
  当初怎么不说八字不合呢?!”
  初始想到这些年的委屈,眼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
  “当初我和华皓结婚的时候,你们说钱会先紧着我们用,可是呢,你们根本就不管我们。
  说是华峰也要结婚,家里急,好,我体谅你们。
  你们没出一分钱,我们又借给你三万块钱。
  这里,没有我们的房子,说是因为供养了华皓上了学,所以没有管。
  是,你们供养他上大学,但是也不至于连个窝都没有吧?!
  你们给华峰娶媳妇,盖楼房,买车,还给了二十万的彩礼,欠的钱还不上了,便在华皓面前哭着要钱。
  我们好不容易省吃俭用的省下钱付了一个首付,还欠别人十几万。
  但是你们依旧不管不顾的,让我们拿钱还账。
  这钱到底是为谁欠的?!你们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一提到这些,初始气的浑身就颤抖起来:
  “你一开口就要十万,我们上哪里给你弄那么多钱去?!
  华皓一个人上班,养活一大家子人,我们还要房租,房贷,在外面哪一样不花钱?!
  华皓孝顺,没办法,刷了信用卡,来替你们还这些钱,想着让你帮我看一下孩子,让我去上班。
  结果呢?
  你去了就对别人说着我们要逼死你,还在那里闹死闹活的。
  如果不是你作妖,我们都还好好的!”
  “我怎么不去帮你看孩子了?
  你少在这里忽悠人了,你这是怕我们责怪你,所以把事情都推到我这个老婆子的身上了。
  我可告诉你,你来之前,我们的华皓都是好好的呢。
  再说了,这些年你们一直在外面,和他呆的最久的也是你,要是这里面没有你的作用,鬼才信呢。”
  王玉珍干脆撕开了脸面,反正以后也没什么好相处的了,再说了,就初始一个人,她还能怕她不成?!
  “好,那照你说的,我和他八字不合,那你们就给他找一个合得来的,找一个旺夫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初始扭头就走。
  她深知眼前的这个形式,再继续说下去,她一张嘴也说不过他们几个,而且家长里短的,根本就说不清楚。
  “找就找,我......”
  “不行!“
  王玉珍的话还没说完,赵若兰就打断了她的话:
  “初始已经把我弟弟克成这样了,她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了?!
  这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来,得让她把我弟弟给看好了,才能走!”
  “你们不是说我们八字不合吗?
  还敢再让我继续和他呆下去?!”
  初始唇角勾起弄弄的嘲讽,觉得再继续呆下去,她怕是会疯了。
  “八字不合,我们也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们已经找人花两千块钱给你们之间破除了,你以后好好的伺候华皓就行了,别一天天的那么多事。”
  “呵呵,说这么多,不就是想着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已经看穿了他们的心思,初始更是打心眼里瞧不上了:
  “你们是不是怕我和华皓离婚后,华皓就娶不来媳妇,然后被人笑话啊。
  也是,以你们的家庭条件,他现在的这种状态,我走了之后,怕是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
  “就以你的八字,我们宁愿花两千块钱给你们破灾,也得让你继续呆下去,还不都是因为两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