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顺着酒安坊的河往山边去,约莫十余里处,有一处的青山绿水之地。
  山上有一处的庵庙,许多年前,庵中还有三四位出家的尼姑,但当几年前庵中的师太离世之之后,陆陆续续又离开了两人,如今也只剩下一位二十余水的女尼还在山上。
  青灯古佛,女尼敲动手中木鱼,口中念着佛经。
  青蝉走后,她陆陆续续少了许多念头,活的也更为简单了,无非就是念经吃斋,再无其他多余的事。
  这几日来,她也再没去过小亭,让那一切随着上个冬日一同逝去。
  不经意间,有一只金色的蝉从那窗口飞入了庵中,在那女尼不注意之下,飞上到了佛像的掌心之上停下。
  “咚…咚…咚……”
  清脆的木鱼声在眼下响起,金蝉望着那打坐的女尼,心中则是五味杂陈。
  先生说,它破了戒了。
  可它不明白,自己破了什么戒了。
  如今重新见到眼前的小尼姑,金蝉恍然间好像明白了先生的意思,或许,一开始它就不该出现在女尼此生之中,不想见,即可不相念。
  应是如此才是。
  金蝉煽动翅膀,离开了这里。
  它会再来,但不是现在。
  女尼睁开双眸,望向了窗口之处,或许也只是心有所感,于是便看了一眼,接着便继续敲动木鱼,念诵佛经。
  …………
  狐九在客栈房间的床上醒来。
  看了一眼窗外,天还没亮,似乎还早。
  它揉了揉有些迷茫的眼眸,看了看周围,却未见到先生的身影。
  “呜?”狐九疑惑一声,循着先生的味道来到了窗口,接着顺着客栈的房檐爬到了房顶上。
  儒衣先生正坐在房顶屋瓦之上,手中拿着酒壶,望着远处即将升起的朝阳。
  “先生?”狐九走上前去。
  陈九回过神来,见是狐九,伸手将它揽入了怀中,问道:“天还没亮?起这么早做什么?”
  “醒了,睡不着。”狐九这般答道,它看了一眼先生,开口问道:“先生有心事?”
  陈九摇头,却又点头,他也说不清楚。
  “呜……”狐九抬起头来,也不懂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有还是没有?
  想来是有吧,先生一向都是如此。
  陈九不是个能将心事留很久的人,有时候眨眼说不定就过去了,只是因昨夜青蝉的事,让他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那米粉铺子的小姑娘等了他一年有余,小姑娘就像是那青蝉一般苦求着,但青蝉却是求到了,但小姑娘却是求而不得。
  陈九虽有些本事,但本事也没大到能看透所有人心中所想。
  他不明白是什么让小姑娘如此执着,说到底他与那小姑娘也不过是几面之缘,不该留下这般深刻的印象才是。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残忍,但回想一翻,他的选择其实更好。
  难道要让小姑娘与青蝉一般,苦求来生吗……
  终归是不太现实,这世上不如意的事情是多,但总归是会忘的,记住太多,反而不好。
  陈九抚摸着狐九的毛发,忽然开口问道:“狐九,你觉得这人世间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小狐狸沉思片刻,说道:“跟着先生。”
  陈九叹了口气,说道:“也是,就不该问你,你又懂什么。”
  “先生少瞧不起狐九,狐九已经懂事了!”狐九愤愤不平的说道。
  “行行行。”
  “先生好敷衍。”
  “是吗?”
  “就是。”
  一搭一搭的聊着,总是如此。
  小狐狸总是听不腻先生说的话,也总是以它来结尾,只因为眼前的人是先生。
  “先生,凡世好玩吗?”小狐狸忽然问道。
  它为何感觉很没意思,比不上它在小谭钓鱼的日子。
  陈九点头,说道:“对于你来说或许没什么意思,但对于先生来说啊,这儿才是待的最舒服的地方。”
  “那先生……”狐九张了张口,问道:“我们还回去吗?”
  “当然。”陈九说道:“你我都是自重山而来,哪里是才是我们的家。”
  狐九闻言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先生还是先生。
  “先生快看。”
  “嗯?”
  陈九顺着狐九所指望了过去。
  一抹红霞入眼,朝阳从山巅处升起,带来了黎明的光亮,昭示着新的一天来临。
  朝阳似火,逐渐露出全貌。
  霞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带来丝丝暖意,坊间陆续有炊烟升起,入目皆是烟火生气。
  陈九望着那朝阳,口中呼出薄雾。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该走了,这酒安坊终归是太小了些。
  可又该去哪呢……
  走出重山时,他就没有方向,如今亦是如此。
  他本就是这世间的闲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走到哪便是哪。
  狐九睁着眼眸,同样看着朝阳,忽然顿了一下,看向身侧的先生,说道:“先生……”
  “嗯?”
  “狐九想吃烤鱼了。”
  ………
  陈九抱着它从楼顶回到了客栈之中。
  坐在客栈里,片刻后客栈的小二将一份清水鱼端上了桌。
  虽然不是先生做的鱼,但是先生买的一样可以,狐九也不嫌弃,便吃了起来,是不是烤鱼,也无所谓。
  总归,只要是与先生有关就行。
  陈九抽出筷子,夹了一点鱼肉送入口中,有些土腥味,但其中也有鱼肉的清甜,酒安坊本就是边陲小镇,能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吃了一顿清水的鱼肉做早饭,狐九亦如当初一般爬上了陈九的街头,在这酒安坊中逛了起来。
  狐九四处望着,忽的看到了街边一间蜜饯铺子,铺子里皆是糖条,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它有些馋了,连忙扯了扯先生的衣角。
  陈九看向了那蜜饯铺子,问道:“想吃?”
  “嗯。”狐九细声答应道。
  陈九想了想,也觉得这蜜饯不错,便走向了铺子。
  打点蜜饯铺子的是个姑娘家,看着有些清秀,陈九上前问道:“这些蜜饯,都怎么卖?”
  “啊……”蜜饯铺子的姑娘回过神来,然而一看向了那肩头的红狐,顿时就挪不开眼了。
  好乖巧的红狐……
  “姑娘?”陈九喊了她一声。
  姑娘回过神来,连忙答说道:“果脯都是一两六钱,金桔稍贵些要一两八钱……”
  “自己挑。”陈九说道。
  “啊?”姑娘愣道。
  “呜嘤。”狐九从陈九的肩头跳了下来,扫视了一眼眼前的蜜饯,顿了一下,却是抱起了一个,啃了起来。
  陈九敲了敲它的脑袋,说道:“让你选,没让你吃。”
  狐九抱着脑袋,看向了眼前的姑娘。
  “呜嘤。”
  姑娘抿了抿唇,这红狐实在也太乖了些。
  ……
  陈九走时提着一大袋蜜饯,那蜜饯铺子的姑娘还送了不少。
  绝对是做了亏本买卖。
  趴在先生肩头的狐九抱着蜜饯啃着,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真没想到,你还能省钱。”陈九笑道。
  那米钱铺子的姑娘,可是被它迷的神魂颠倒的,走的时候还问什么时候再来,可以再送些蜜饯。
  狐九扬了扬脑袋,得意道:“那是当然。”
  =================
  推一本好朋友的书,还在幼苗阶段,书名《别拿你的职业挑战我的爱好》-异界装X文娱文,燃起来了,燃起来了,下方有传送门,哥哥姐姐们快顶一顶。
  日行一碗,破碗~
  后天上架,记得来哟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