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桂花香飘满街,数日不散。
  坊间往来的行人心情也愉悦了不少,脚力不便的老者也会出门走动些许,四下皆是人间烟火。
  炊烟逐渐消散,天色也彻底暗淡下来。
  陈九便随意找了处客栈住下。
  客栈的掌柜不算年长,约莫也不过三十出头模样,桌上总是摆着一坛子酒,时不时喝上两口,说话时都让人分不清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
  “掌柜这般喝酒,就不怕误事?”陈九将银两放在了桌上道。
  掌柜嘿嘿一笑,掂了掂银钱,笑道:“误不了事。”
  陈九回头看去,在这客栈之中摆满了酒坛子,若是没有酒那才叫怪异,酒安坊各处酒楼客栈皆是如此。
  “可否向掌柜买两坛酒作引?”
  两坛酒不贵,也不过半两银子。
  陈九抱着两坛子酒上楼,放在了房间内的桌上。
  狐九趴在它的肩头熟睡,爪子倒是死死的抓住了陈九的衣衫,睡着了也不安生。
  陈九将它放在了床头处,转头看向了那桌上酒坛。
  揭开纸封,他抖了抖袖,将袖中桂花抖入了酒坛之中,略施法术,将那酒坛重新封上,继而收进了袖中。
  袖中乾坤的法子可要比掌中纳物方便太多。
  这桂花可要比寻常的好得多的多,想来开坛时的滋味也不差。
  做完这一切,陈九坐上了床,闭目修行了起来。
  …………
  酒安坊也不过是个小地方,有何动静都能在第一时间就能传遍坊中。
  昨日有一妇人晚间去水井边洗衣,说是见到了神仙摘桂的场景,回去时便与人说起了此事。
  问她神仙是什么模样,但妇人却是支支吾吾了半天,说是有些记不清楚了。
  “莫不是你眼花了?”
  妇人摇头,她记得自己当时明明看清了那神仙的长相,可偏偏却又记不起来了,沉思良久只记起来一点。
  “好像…是位先生模样。”
  她也只记得这么多了,其余都记不起了。
  众人有些不信,便去那水井边看了看,水井边的桂树上了岁数,坊中之人多不会来此地采桂,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
  来此一观,老桂树上的桂花确实少了大半,水井旁也只有寥寥落下的桂花在地上。
  如今,他们也信了那妇人的话,是真有神仙至此采桂。
  ‘神仙采桂’一说便在酒安坊内流传开来,酒肆茶馆也再次热闹了起来,不管是真是假,传开了之后就算是假的也成了真。
  “我就说吧,肯定是神仙至此。”书生拍桌唤道,却又忽的摇头叹道:“唉,可惜没能亲眼所见……”
  酒肆里的酒客们思绪万千,想着那仙人的模样,坊间皆说那仙人是位先生模样,又是怎样的先生?
  他们可从未见过神仙啊,想来该是仙姿缥缈气质出尘吧,神仙中人应是如此。
  “你这书生,不好好读书,反倒是天天跟我们在这喝酒搭茬,怎么?瞧你这模样,莫不是想跟着神仙老爷去了。”
  书生挠了挠头,脸红道:“小子这不是说着玩吗。”
  “喝酒,喝酒。”
  杯酒下肚,酒肆里也静了片刻。
  书生咧了咧嘴,眼眸一动,凑上前去细声说道:“话说,除了神仙,小子我最近还听了一桩趣事,这事才是真邪乎,小子也就是说说,信不信在你们。”
  “打什么哑谜,还不快说。”
  “那我可说了。”
  书生凑近人堆,小声说道:“众位可知前日思源书坊失火一事?”
  “不就是失火吗?”
  “可没这么简单。”书生摇头,目光望着众人,语气唬人道:“而是妖邪作乱!”
  …………
  酒安坊的乡间小道之上,陈九与老城隍并排走着。
  狐九趴在先生的肩头,望着四周的稻田,眼中皆是的好奇之色,心想着怎么能这么整齐。
  老城隍与陈九寒暄攀谈,像是聊着家常一般。
  “老城隍什么时候这般空闲了。”陈九侧目看向了老城隍,笑道:“陈某先前可是给你惹了不少麻烦。”
  坊间都在谈论着神仙之事,也正是因此,日巡游、夜巡游几乎每日都在坊间走动。
  老城隍却是摆手笑道:“小事尔。”
  陈九默默摇头,老城隍该不会这般有空来找他闲聊,便问道:“可是有事相求?”
  “陈先生看出来了啊。”老城隍哑然道。
  “老城隍何必如此客气,陈某若是能帮上忙,必然不会推脱。”
  “先生高义。”老城隍轻叹一声,说道:“确有一事,想请先生出手。”
  “哦?”
  陈九倒是来了兴致,老城隍修行香火神道已有三百余年,总归也有些手段,竟还有让他都感到棘手的事情。
  “陈先生可知思源书坊失火一事?”
  陈九摇头否认道:“未曾听闻?书坊失火不算少见,可是有何不对?”
  他倒是想起前年的时候自己来过一趟酒安坊,在那思源书坊还买了一些笔墨纸张,却没成想竟还遇上了失火,倒是有些可惜。
  “老夫开始倒也没觉得有何不对,但下辖日巡游却前来通告,道书坊失火其中有妖邪作祟,故而老夫便亲自走了一遭。”
  “妖邪作祟?”陈九停下了步子,问道:“可有伤亡?”
  “怪就怪在这里。”老城隍眉头皱起,解释道:“书坊被烧了大半,但却并无任何伤亡。”
  “老夫亲自前去,倒是发现失火是因妖物而起,而非邪祟,可老夫身为城隍,竟也看不出是何种妖邪,更是寻不到这妖物的存在。”
  竟是连老城隍都看不出的妖物。
  陈九微微点头,转头又问道:“除此之外,可还有怪异之处?”
  “有。”
  老城隍走在陈九身旁,接着说道:“书坊大火扑灭之后,有些地方未曾烧尽,书坊中又处墙上贴着的楹联只烧去一半,余下一半楹联,其上字迹却是不见了。”
  楹联余下一半,字迹却没了。
  陈九摸了摸下巴,也来了兴致,便说道:“倒是有趣,陈某晚间便去瞧瞧,老城隍放心便是。”
  老城隍拱手道:“那便多谢陈先生了。”
  “老城隍这是哪里话,陈某可还欠你不少银子呢。”
  二者相视一眼,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