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进来吧。”
  竹林小潭外等候青柏道人闻声顿了一下,看向身边的妖猴以示询问。
  “先生唤我们进去。”猿三改点头,迈步走向竹林,一边说道:“走吧。”
  青柏道人见状跟在了猿三改的身后。
  靠近竹林便感到一股清爽之气袭来,山林间本已被风雪染白,但这竹林之中,却依旧绿意盎然,四季如春一般。
  在那刹那之间,他只觉得自己浮躁的心沉寂了下来,心中念头也少了许多。
  还是自己有些低估了这钟灵宝地。
  穿过窸窣的竹林,小潭映入眼帘,在那小潭岸边竹屋、岸桌、长椅…略显清净之意。
  青柏道人也终是见到了这位数口相传的‘先生’。
  案桌之前坐着一人,身着一袭儒衣,眉目清秀,在他的怀中,还抱着一只熟睡红狐,似是先生模样。
  “见过先生。”猿三改拱手道。
  青柏道人回过神来,连忙拱手拜见道:“贫道宋诚元,道号青柏,见过……”
  话说一半,他却是愣住了,嘴唇微张,目光变的呆滞。
  眼前之人身着儒衣,先生模样,而在那法眼之中……
  却是一只头顶鹿角的妖怪!
  但却又无半点妖力。
  法眼再观之,此妖竟身负玄黄法力。
  “你……”青柏道人张了张嘴,语气磕绊道:“是人,还是妖?”
  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一介妖修,何处来的仙道法力!
  陈九面色不改,似是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心思,他轻抚怀中红狐,说道:“陈某乃是林间野鹿成精,是妖非人,道长远道而来,不如先坐下说吧。”
  青柏道人身形微颤,面色颓然。
  妖……
  竟是妖物!!
  自己苦寻的真仙,竟是妖!
  青柏道人仍旧感到有些难以接受,咽喉滚动,回过神来在猿三改的指引之下,坐了下来。
  一介妖修,如何修得法力!?
  在那一瞬,他的认知也被颠覆了。
  陈九伸出手来,分别将三两片竹叶放入眼前的三个竹杯中,抬起指来,引三道潭水入杯,掌覆其上,杯中淡出竹木清香,雾气升腾。
  “请。”
  青柏道人疑惑出声:“竹叶也可泡茶?”
  “先生的茶可不一般,道长一试便知。”猿三改笑道。
  青柏道人将信将疑,端起竹杯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竹木清香入口,微甜稍有苦涩,饮之口舌之间竹香环绕。
  竹茶入口,之前颓然心思消失殆尽,心思全都抛之脑后,平静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陈九,说道:“好茶。”
  这一杯茶水,竟比清心咒都要厉害,让他彻底平静了下来。
  再观眼前这位先生,心思也有了些变化。
  陈九抿了一口茶水,继而说道:“道长如今也已见了陈某,是否有些大失所望?”
  “得知先生是妖时确实有所失望。”
  青柏道人叹了口气,看向桌上茶水,说道:“但这一杯茶水,却又让在老夫除去心头杂念,再观先生,也不觉得失望了。”
  “这是为何?陈某可不是道长要找的真仙。”陈九笑道。
  “先生虽为妖,但亦与老夫一般,所修皆为人道仙法,且先生的境界,又在老夫之上,于青柏而言……”青柏道人顿了一下,说道:“先生可称前辈。”
  他可看透陈九的化身,可见其周身法力,但唯独看不透陈九是何境界。
  但在隐约之间,青柏道人又能感受陈九身上有着磅礴的法力,不是他能比拟的。
  与这位比起来,他那点积累,才真的只能称是微末道行。
  还有一点,便是这一个秋冬的经历,知书懂礼的妖王,还有聪颖的红狐,他心中对妖的印象也得到了改观。
  想清楚这点之后,也没觉得多失望了。
  猿三改抿了一口茶水,笑到:“青柏道长想的明白。”
  “也得益于猿妖王与老夫相处这半年,若非如此,老夫也不会像如今这般心无芥蒂。”青柏道人说道。
  山中清修不过半年,却也磨砺了青柏道人心性,也让他结实了猴妖。
  “我可称不得什么前辈。”陈九摇头说道:“不过陈某倒是与道长有些缘分。”
  “先生从何说起?”青柏道人疑惑道。
  陈九抚摸着怀中红狐,问道:“道长可是自青玉山而来?”
  “正是。”
  “那就不错了。”
  陈九点头答应了一声,抬起袖来,竹人从袖间抖落,落入他的袖中,说道:“道长且看这竹人。”
  青柏道人有些疑惑,拿过竹人放在眼前看了又看。
  “这……”
  半晌他却没看出有何门道。
  陈九见状也不再打哑谜,出声道:“去屋中再拿些茶叶来。”
  只见青柏道人手中的竹人动了起来,竟是应声而起,朝着陈九微微顿首。
  得令之下,竹人从青柏道人掌中跃下,继而跃下竹桌,朝着竹屋跑去。
  傀儡?
  青柏道人凝神注视之下,却又感到有些不对。
  他猛然间站了起来,手臂微颤,指着那竹人道:“山河敕令,是山河敕令!!”
  山河敕令乃是青玉山镇山法门,从未传于外世。
  竹人可不是简单的傀儡,而是经过敕令成了有灵之物,其中敕令法门,便是山河敕令的缩影。
  青柏道人回过神来,恭敬顿首,说道:“可否请先生告知,竹人是从何处得来,此事对贫道而言意义重大。”
  “竹人乃是陈某随手炼制。”陈九说着,手腕一番,一枚玉牌出现掌中,他将那玉牌递给了青柏道人,说道:“你再看这玉牌,可否认得?”
  青柏道人接过玉牌,惊骇道:“这是…真君的玉牌!”
  青玉真君已经有数百载不见踪迹了,如今他的随身玉牌却是出现在了陈九手中。
  那岂不是说,先生知道真君的下落!
  “先生……”
  他正要发问,却被陈九抬手打断道:“道长且先坐下再说。”
  猿三改坐在一旁,只是静静地听着,他不知青柏道人为何这般震骇,但想来这玉牌对他有着些特殊的意义。
  青柏道人坐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竹杯抿了口茶水,这才平复下心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