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转眼间就到了立秋之季,虽说竹林小潭长年如春,却也挡不过秋风袭来,略显凉意。
  狐九抱着鱼竿坐在岸边,一个春夏过去,它身上的毛发长了不少,反倒是让它觉得有些不舒服。
  鱼线晃动,水面上荡起了水波。
  “呜嘤?”
  狐九顿时精神了,两只爪子抱着鱼竿猛的一提,提竿而起。
  却是什么都没有,反而上面的鱼饵已经被吃掉了大半。
  狐九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次它又心急了。
  “好难……”狐九嘀咕一声,准备换上新的地虫继续钓鱼。
  却在此时,山间下起了细雨,朦胧之中,似有雾气从山间升起。
  狐九抬起头看了一眼天上,雨水打落在它的脸上,让它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下鱼也没法钓了。
  它收起了鱼竿,走回了竹屋里。
  将竹竿放在了墙角,小狐狸跳上了床边,望着先生那干净的面容。
  先生已经睡了有一个春夏了。
  怎么这么贪睡呢。
  “呜嘤。”狐九趴在了床头,尾巴垂在一侧,闭目小憩了起来。
  烟雨茫茫,常常在落雨的山间飘浮着,似雾又似雨。
  雨丝从天边无际飘流荡漾,纷纷扬扬,如落花般泄流,肆意飘洒。
  有一人披着蓑衣手中提着一袋用油纸包裹的东西,它头戴斗笠走在山间,最后停在了竹林小潭之前。
  摘下斗笠,其人抬起头,唤道:“先生可在林中?”
  竹屋里小憩的狐九听到外面的动静睁开了双眸,疑惑一声,“呜?”
  狐九从床上跃下,出了竹屋,朝着竹林小潭外走去。
  小狐狸看向此人,挑了挑眉头。
  它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见过,似乎上次来过,那天自己还吃了顿烤鱼。
  说起烤鱼,狐九就想起来了。
  那天这个人还送了东西来。
  不知化形之说的狐九,到如今也以为猿三改是个人。
  “是你啊。”猿三改见是小狐狸出来,不由得有些疑惑道:“先生不在吗?”
  狐九摇头说道:“先生,睡,睡着了。”
  “睡着了?”猿三改闻言愣了一下。
  先生那这般境界,也不需要睡觉吧?
  难不成是先生不想见他?
  该也不是这样,他也不敢瞎想,接着问道:“那先生可说什么时候醒来?”
  “先生已经,睡了,很很久了。”狐九磕巴的说道。
  这都大半年过去了,它口吃的毛病还是没好,但也比以前强多了,至少说话时不会卡很久。
  “有多久?”
  “记,记不清了,反正很久。”
  猿三改闻言心中揣摩片刻,想到了一种可能,嘀咕道:“难不成…先生是在闭关?”
  “闭关?”狐九抬起头,疑惑道:“什么是,闭闭关?”
  “该是如此。”
  也只有这种可能,不然也没法解释先生陷入沉睡。
  猿三改蹲下看向小狐狸,说道:“所谓闭关,就是静下心来用心修炼,不被外缘内缘带走,只做觉知,你也不用担心,先生早晚会醒来,你也要好好修行才是。”
  “是,是吗……”狐九听的似懂非懂,闭关又是什么,它也没听明白。
  “嗯。”猿三改看着小狐狸微微点头。
  说起来,他还有些羡慕这小狐狸。
  先生虽是妖,但却更像是仙家,当初先生就仅凭着一篇故事,助他渡过了天劫,才有了这般境界。
  若能伴随左右,以先生的性子怎么也会指点一二,能得先生指点,与凡世所说仙人指路并无两样。
  这小狐狸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过,想来先生也有他的用意,他也不好随意揣测。
  “既然先生在闭关,那我也不多打扰了。”
  猿三改将手中的油纸包递给了小狐狸,说道:“这是今年新采的茶叶,你且代先生收下,可别沾了水了,不然就坏了,到时等先生醒来,与他说一声就是了。”
  狐九叼过了油纸包着的茶叶,答道:“好。”
  猿三改也没再多说些什么,戴上斗笠,便转身没入了烟雨之中。
  戴着斗笠的猿三改走在山间,没走出竹林小潭几步,却是回过头看了一眼那竹林小潭。
  他忽然想起一事。
  先生闭关似乎是有些随意了,再怎么说也得有所准备吧,小狐狸也不过才炼化了横骨,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还是待山上的事情处理完再来吧。”猿三改心中有了主意,迈开步子就此离去。
  先生有恩于他,不管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也不能就这么不管不管。
  竹林之前,狐九叼着油纸包,心中想着竹屋里熟睡的先生。
  原来,先生是在闭关吗?
  想到这儿,小狐狸不由得开心了起来。
  它怕水,但更怕先生不要它了。
  只要能醒就好。
  它叼着油纸包,一蹦一跃的走回了竹林里。
  回到竹屋,小狐狸将油纸包放在了桌上,那人说不能沾水,放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事。
  外面本是细雨朦胧,但却越下越大了,雨水顺着竹屋的窗边飘进了屋里。
  见状它跑到了窗边,将那窗户拉了回来。
  回到了床头上,趴在先生的身侧,卷成了一团。
  狐九睁着眼眸望着先生,片刻后困意来袭,沉入了梦中。
  先生啊……
  你可要早点醒来啊。
  …………
  不知何处,又不知何地。
  青山之上云雾缭绕,不似人间之地,后山之处,有两人正坐树下,下棋对弈。
  一人身着锦衣锦衣华服,发髻盘起,眉目清秀,手执白子落子棋盘。
  另一人则是身着青衣,白发苍苍,略显苍老,但那眼神却依旧刚毅有力,腰间皆挂有玉牌,玉牌之上刻有三字——【青玉山】
  锦衣华服的男子抬头看向了身前老者,问道:“这些年来,可有青玉的下落?”
  “除了那几枚法钱,再无半点有关真君的消息。”老者落下一子,又说道:“不过此次下山,倒是得了个好苗子,除此之外,还听说了一桩趣事。”
  “能有什么趣事,说来听听。”锦衣男子笑问道。
  “府君且看着三枚法钱。”老者从袖中递出三枚法钱,正是那日从林如海手中所得。
  锦衣男子接过法钱来,呈于掌中,脸色忽的一变,说道:“好纯粹的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