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竹林小潭外数里处,幽深的密林之中冒出两道幽光,窸窣的声音响起,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密林之中窜出了两道身影。
  火红的小狐狸身下挎着棕黄的大猫。
  小狐狸抓着大猫的两只耳朵,使唤着身下的大猫。
  大猫的眼中带着些许畏惧,而实际上却是琢磨着如何对付这臭狐狸,慢慢地眼中露出了些许狠辣之色。
  还敢嚣张?
  “呜嘤!?”小狐狸感受到了大猫的敌意,低下头看了一眼后面跟着的竹人。
  紧接着,只听“啪”的一声,小狐狸身后跳起三道影子,竹人飘落而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一巴掌抽在了大猫的脸上。
  “呜!!”大猫口中发出低吼声,却是敢怒不敢言。
  尽管自己身形力量都碾压这臭狐狸不知多少倍,但是小狐狸身边的帮手却是极为狠辣,大猫后腿处就有一道被竹人切出的伤口,现在都还隐隐作痛。
  它也不知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倒霉,这小狐狸莫名其妙的带着几个竹人给它一顿暴揍。
  这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小狐狸满意的拍了拍大猫的脑袋,紧接着扬了扬尾巴,抓着大猫的耳朵指引着它朝着竹林小潭走去。
  大猫被抽了两巴掌,也再没了别的想法,只是希望这小狐狸早点放过它。
  在那月光的照耀之下,小狐狸骑在那猫的头朝着前方进发。
  山林阴影中躲藏的野兽见了这一幕,全都不敢上前,离的远远的,害怕那小狐狸身下的大猫。
  作威作福,狐假虎威!
  ………
  竹林小潭中的小屋之中亮着烛火。
  陈九坐在竹制的案桌前,放下了手中的笔,揉了揉手腕,或是心血来潮,解开了一旁的油纸包,从中取出了一块饴糖,放进嘴中。
  饴糖的甜味弥漫在口中,甜得发腻,但却又别有一番风味,糖这种东西,本就是闲暇时候填嘴的东西,时常吃一颗也是蛮不错的。
  “嗯……”陈九转过头,看向了小屋门口。
  小狐狸身下骑着一只大猫,八个竹人将大猫围着,大猫颤颤巍巍的,不敢乱动,惧怕身旁的竹人。
  “呜嘤!”小狐狸从大猫的身体跳了下来,走到了陈九的身前,仿佛是在邀功一般看着陈九。
  陈九却是蹲下来敲了敲小狐狸的脑袋,说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大?竟然还抓了一只大猫回来。”
  “呜嘤!!”
  小狐狸退后两步,不让陈九敲它的脑袋,愤愤不平的样子倒显得有些可爱。
  什么抓啊,明明是收服!
  陈九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了屋外的那只大猫。
  大猫被竹人们团团围住,身上还有几处伤口,小狐狸天不怕地不怕的非要去折腾这大猫,也好在大猫还没有开智,竹人轻松就能收拾了,下次若是遇上了什么大妖怪,怕是不好解决了。
  “嗬……”大猫颤颤巍巍看向面前的陈九,口中发出低吼声,丛林之王竟是低下了头,看样子是被收拾的有些惨。
  陈九叹了口气,看向了身后的小狐狸,正色道:“让你使唤竹人,不是让你在山林作威作福的,下次再这样我就让木人来收拾你。”
  小狐狸吓了一跳,想起那木人,它现在都还有些害怕。
  “回来。”陈九抬起手来,竹人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咻的一下飞进了他的袖中。
  大猫见身旁的竹人消失不见,没了威胁。
  陈九本以为大猫会兽性大发猛扑过来,然而它却是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像是解脱了一般。
  大猫虽未开智,但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它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呜嘤!!”小狐狸看着那大猫跑了,有些着急了。
  好不容易收服的小弟,这就跑了。
  陈九又是在小狐狸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以后不许再乱用竹人,听见了吗。”
  “呜嘤。”
  小狐狸答应了一声,但心里却有自己的心思。
  陈九也只是瞪了它一眼,便不再管了,小狐狸那点小心思他还不清楚吗,只是懒得说它,得找个理由收拾收拾它才知道错。
  小狐狸蹲在了椅子旁,它伸出手揉了揉脑袋,余光看了一眼陈九,心里暗道:一点都不疼。
  小狐狸跳上了桌,趴在了一旁,尾巴压在了纸张的角落处。
  陈九伸出手来将小狐狸的尾巴挪过去,然而小狐狸却又放了过来,尾巴再次压住了纸张。
  如此往复,小狐狸玩闹了三四次。
  “把你尾巴放一边去。”陈九说道。
  “呜嘤。”小狐狸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继续压着纸张。
  陈九见小狐狸不听招呼,索性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手来对着那尾巴一指,施加了一个小法术。
  “呜嘤?”小狐狸愣了一下,尾巴在它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我尾巴呢!?
  去哪里,去哪了!?
  小狐狸瞪大了眸子,张开了腿低下头来,在自己的屁股底下寻找着自己的尾巴,却根本就找不到。
  “呜嘤!呜嘤!呜嘤!”
  小狐狸抓着陈九的手晃着,它知道这是陈九把它的尾巴变没的。
  快给我变回来,快变回来!
  陈九看着小狐狸着急的模样却是不为所动,说道:“等我心情好了就给你变回来。”
  小狐狸哪能愿意啊,缠着陈九要他把尾巴变回来。
  不变回来,它就一直闹。
  陈九也不想总是听小狐狸在旁边咿呀呜呀的,见小狐狸闹了一会后也不再为难它了,说道:“变回来可以,但你不准再闹了。”
  “呜嘤。”小狐狸点了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似的,比起玩闹它还是更想要自己的尾巴。
  陈九挥了挥袖子,解除了法术,小狐狸的尾巴也重现在了它的眼前。
  小狐狸松了口气,它抱住了自己的尾巴,生怕再丢了似的。
  小狐狸不闹了,陈九安心写起了东西,记录的是他修行以来的一些感悟,写下来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能找到新的东西。
  小狐狸抱着尾巴蹲在一旁,眨眼看着陈九写下的东西,却是一个字都看不懂,没一会它就困了,趴在桌上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