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元岐山妖猴求见墨妖王。”
  竹林小潭之外,猴妖趴在地上叩首而下,尾巴沉于身下,显得有些怪异,但却是低着头显得极为恭敬。
  竹林摇曳,猴妖抬起头来,只见那竹林像是让出了一条道来。
  来者身着儒衣,发髻用桃木枝扎起,怀中还抱着一只红狐,气质儒雅,若非仔细看去,猴妖险些就以为这是个人。
  “墨竹已经走了。”陈九说道。
  陈九猜也猜到了这猴妖的身份,那一身妖力已然是到了化形之际,不出意外她便是前些日子虎魁所说宴请四方的小猴子了。
  猴妖愣了一下,缓缓站起身来,问道:“不知阁下是谁,墨妖王不在此处?”
  墨妖王曾告诉他,若是想要寻他就去重山北面的竹林小潭,故而才寻至此地。
  陈九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轻声说道:“算是墨竹的朋友,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告知于我,待墨竹回来我再于他说。”
  猴妖见他避之不答,却也不敢冒犯陈九,恭敬问道:“阁下可知墨妖王什么时候回来。”
  “短时间内不会回来。”陈九摇头否认,最近该是不会回来,这天下何其之大,短期内墨竹可逛不完。
  猴妖砸了咂嘴,神色显得有些遗憾。
  “你就是重山北面的那只小猴子吧。”
  “啊,正是小猴。”猴妖拱手答道。
  猴妖所行倒是礼数皆有,而且也并不生疏。
  “倒是有趣。”陈九看了它一眼,说道:“随我进来吧。”
  猴妖顿了一下,跟上了陈九的步伐走进了竹林小潭之中。
  它与当初的虎魁一样皆是被这小谭浓郁的草木精气所震撼,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乖巧的闭上嘴跟着陈九。
  从外看也不过是一处竹林,但竹林里面却又藏着小潭,潭水清冽其中游鱼可见,岸边花草丛生,算得上是猴妖此生所见之最。
  猴妖被这小潭的美景迷的慌神,回过神来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站了许久。
  别看这猴妖精气充盈,实际上却已经很老,而这猴妖修行已有许久,早就到了该渡化形天劫的时候,只它自己不敢罢了,说好听些是猴妖惜命,说不好听点,那就是怕死。
  “墨妖王曾提起小猴?”猴妖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是从虎魁口说听说过你。”
  “原来如此。”
  听到这话猴妖心中又确信了几分,直呼墨妖王之名,又与那虎妖大妖有所关联,是它得罪不起的妖怪。
  陈九坐在了椅子上,笑道:“本以为你是个嚣张跋扈的妖怪,今日一见却是礼数周到,重山之中知礼的妖怪可少见得很。”
  猴妖答道:“此前曾在凡世游荡些许岁月,见识了不少,这礼数也是从凡世所学。”
  “难怪。”陈九微微点头。
  “倒是先生,举止文雅、气度不凡,在先生面前小猴上不得台面。”
  陈九摇头苦笑,问道:“何故称我为先生?”
  猴妖顿了一下,说道:“凡世之人都唤有学问的人为先生,先生器宇不凡必定见识广博,故而称作先生。”
  陈九却是摇头说道:“大可不必。”
  “先生当得。”
  猴妖当年游历凡间之时也见过不少人,或许谈吐是装出来的,但一个人的气质却是不同,不能装就能装出来的。
  “随你吧。”陈九摆了摆手,只不过是许久没听到过先生这个字眼,倒是让他想起了臭药篓子。
  若不是亲眼所见,陈九也不相信这重山中还有这样的妖怪,只不过这猴妖这般尊敬也并非全是如它所说,多少带着一些惧怕之意。
  “先生可知墨妖王去了何处?”
  “他啊,如今该是在哪个人间王朝游荡吧。”
  闻言猴妖想要找墨妖王的最后一点心思也破灭了,不由得叹道:“去外面看看也好,至少在小猴看来,外界可比重山有意思得多,只是过些日子万妖宴没法请到墨妖王了。”
  “你这般敬重,墨竹于你有恩?”陈九问道。
  猴妖点头说道:“槐序之时,小猴在山间采茶之时碰到了墨妖王,墨妖王讨了小猴一杯茶水,闲聊之下才知墨妖王是前些日渡过天劫的大妖,其实小猴也早该渡天劫了,只不过是一直压制着,说出来也不怕先生笑话,小猴不敢渡天劫的原因便是怕死。”
  “不全是如此吧。”陈九微微一笑,说道:“依我看,你更多的是对凡世的留恋,见识多了,舍不得的东西也就多了,我说得可对。”
  “先生懂我!”小猴闻言心中更是对陈九钦佩了起来。
  若是自己当初没有胡闹跑到凡世,见识了那繁华光景,也不至于心有留恋,从而舍不得这世间的一切,从而对渡劫生出了惧意。
  “那为何又回了重山?”
  “渡劫化形乃是必经之路,小猴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过压制不了多久,到了如今却也没办法压制下去了,不管如何,重山都是小猴的家,心魔未除渡劫必是有死无生,凡世皆说落叶归根,想来也该回来,却没想到遇到了墨妖王。”
  “与墨妖王比起来,小猴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妖罢了,但墨妖王那时却从未瞧不起过在下,不过是讨了一碗茶水,而墨妖王却是与小猴讲一个道理,解开了小猴困扰了数百年来的心魔,若无墨妖王,天劫落下小猴必然身陨,如今却也有了几分把握。”
  陈九闻言说道:“妖的寿元与人比起来确实长久,但对妖来说却不过之弹指一挥间,有多大的能耐就能看清多少光景。”
  “确实如此。”猴妖点头说道:“墨妖王助小猴除去心魔,理应重谢,可墨妖王却只道一杯茶水足矣,如此恩情,小猴却也不知该怎么还才好。”
  说道这里,猴妖眼中流露出落寞之意。
  墨妖王对它而言是心中最为敬重的妖,妖本就修行艰难,指点之恩更是没齿难忘。
  陈九看了一眼猴妖,知恩图报,又知礼数,如此看来也该属善类,猴妖怪若无心魔纠结,说不定如今的造诣也不会低,只是可惜了这数百年的岁月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