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李世民跟裴寂掰扯,双方各自陈述撤军或者不撤军的利弊。
  “裴长史,若我李世民是宋老生,只要见这边撤军,必定率军出城,尾随追击。这时候的大军军心不稳,绝对能一击即溃!”
  “二郎,我们不撤军,刘武周拿下太原,我们困于大雨中,也就三四百里的路程,刘武周一路南下,不须几日就将抵达我军后方,到时候我们将面临前后被夹击的危险。”
  “裴长史,你是说宋老生会跟刘武周沆瀣一气?刘武周是已经明确了反隋!留在这里,雨停我们就可以攻打霍邑。若是刘武周真的攻打太原,我们撤军被前后夹击的风险更大!”
  李渊一直没有掺和,就听李世民和裴寂争论。他这时候正在权衡,权衡在有了山神一说后,撤军和留下了继续对峙的利弊。
  “二郎,太原是我们整个大军的根!”
  “裴长史,三郎可有信使?刘武周攻打太原可是事实?正如裴长史所言,太原离霍邑也就三四百里,三郎的急递需要多久?这谣言几天了?不至于太原留守的两万大军全军覆灭了吧?”
  “二郎,真到了刘武周攻到太原城下,一切就都晚了!到时候,太原失守,霍邑的宋老生坚守城池不出,我军军心不聚,怎么可能攻克霍邑?”
  “宋老生不会坚守,宋老生无非是以镇压小股盗匪成名,有了这百战名将的称号。据我在长安了解,以及查看霍邑的军伍,他宋老生不足为惧!”
  这时候账外传来柴绍的声音,随着声音柴绍走进了营帐。接着就是李建成、刘弘基等人。
  “你们······”
  “回唐公,我等到帅帐见礼,听闻唐公到许央的营帐了,以为许央的病出了什么问题,便着急赶来了。”
  刘弘基进了营帐,不停的打量,硬是没看见许央。柴绍已经坐在李世民身边,跟李世民对视后,微微点头。
  “父亲大人,裴长史,柴绍在回太原的路上,曾经对沿路的军备做过评估,在霍邑柴绍停留过三日。我认为,宋老生没有名将之姿,徒有虚名而已。”
  柴绍还想继续说下去,李渊摆了摆手,环顾了一圈,整个大军的将领几乎都在了:“二郎,许央呢?”
  李世民很是无语,已经帮许央拖的时间够久了,怎么这小子还没有完事?
  “许央他······”
  “见过唐公,许央染病,里急后重,实在是怠慢了。”
  就在李世民还准备找其他借口时,许央从帐后走出来了,看上去很虚,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
  许央出来,所有人都盯着许央看。
  刘邦斩白蛇,刘秀赤伏符,就是大隋的文帝杨坚也有相关皇命的谶言,如今更是有桃子李的谶言。
  或许有人希望这山神真有,却大多数都在想:许央做出来的?
  “妖言惑众!蛊惑军心!许央你做什么?”
  裴寂喊的挺有气势,嗓门也挺大。
  许央微微抬头,看了看裴寂,又转向李渊。
  “裴长史,军中制造谣言者,难不成裴长史已经查明是我许央所为?”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还是裴长史明示吧!许央拉肚子拉的虚脱了,脑子有点不清楚。”
  “唐公与老夫在你营帐半个时辰了!你拉的够久的。许央,你拉肚子需要跑多远?连裤腿都湿透了,溅满了泥!”
  所有人都看向许央的裤腿,靴子,真的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跑了很远的路。
  “裴长史,若是你老着急,军中的茅坑满员,你会怎样?就近吗?跑远点,省得臭了大家,也正常吧?”
  “多日泄泻,里急后重,总感觉屁眼收不住,恨不得把肚子拉空了。这大雨天的,谁乐意一直淋着雨拉屎?”
  许央还是很平静,看不出一点做贼心虚的样。
  许央一边说,一边还挨着李世民坐下,很顺手端起一盏茶:“二哥,这是我配好的止泻药茶,该不是你喝了吧?喝就喝了,温中的,没坏处。”
  “哦,那我也喝点。”
  柴绍凑过来,自己倒了一盏,不管冷热,一口就喝下去了:“味道还不错。”
  插浑打岔,是想把这事就这么过了。
  事实上,不管真假,对于大军而言,已经是真的了,也需要是真的。
  揭过去不提最好。
  裴寂不想。裴寂或许是太稳重了,太看重太原了,担心太原出了意外,会导致整个大军没了根基。
  而这个山神之说一出,他敢确定,整个大军流传开,所有的军卒都会相信,都会考虑一举拿下霍邑,甚至兵至长安。
  “雨过天晴,大唐必胜!大唐李渊,天生帝像!许央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裴寂是憋足了劲,想要揭穿许央的把戏了。
  当裴寂说出这句话时,所有人都看向了裴寂,就是李渊也别有深意的看着他。
  有点不明白了,非得要究竟吗?
  李渊更希望这是真的。
  “还有这个传言?许央为唐公贺!为将来的大唐贺!”
  许央根本没接裴寂话茬,而是直接转向李渊,直接单膝跪地,高喊着要为大唐李渊的帝像恭贺。
  接下来,李世民、李建成、柴绍,包括刘弘基,全部都单膝跪地,一起向李渊恭贺。
  裴寂一个人站着,发傻一般,想不明白怎么就成了这样了。
  鉴于裴寂对李渊的了解,他知道,一旦这时候他在纠结,李渊记恨是肯定的。
  桃子李的谶言,都是他劝说李渊起兵的说辞,这时候他反驳山神…~裴寂也不得不单膝跪下,也得向李渊恭贺。
  本来是来找许央装神弄鬼的茬,结果让许央带着一起去相信这装神弄鬼了。
  然而,许央营帐里的恭贺声传到营帐外,从许田和许江,以及李世民的亲卫开始,全部都高喊着:“为唐公贺!为将来的大唐贺!”
  配合着山神时隐时现的说辞,再有这从许央营帐传出来的恭贺声,所有人都相信了,那山神就是真的,真的有山神来预言大军的胜利。
  原来刘武周打太原的传言已经不重要了。难不成刘武周能比得上山神?
  山神都说了,天马上放晴,大军必胜!那还撤什么军?打就完了。
  裴寂心中是苦涩的,无奈的。这种情形下,他不能说这山神骗人之类的话。
  军卒需要骗,将领需要骗,就是李渊也需要骗。总不能全军就他一个人看出这是骗局吧?
  李渊的心情是复杂的,纠结的,有这样的山神是好,最起码军心稳定了。
  可接下来呢?
  “召集众将领到帅帐议事!”
  丢下这句话,李渊起身离开了,裴寂手指指了指许央等人,也跟着走了。
  “你还拉吗?”
  李世民揶揄许央。
  “二哥说吧,要不我再拉一会儿?”
  “我在你营帐煮了一个多时辰的茶!走吧,去帅帐。”
  许央也开始披挂,顶盔掼甲,全副武装,跟着大伙一起去了帅帐。
  裴寂已经冷静下来了,这时候纠结山神之说没用了,也不能再纠结山神之说了。
  这时候需要考虑在现在的情况下,采取怎样的对策。
  “许央,如今军心稳定,将士们都有一战之决心,可以说是斗志昂扬!”
  “但是,许央,老夫想让你知道,如今我大军的粮草只够一日之用度!”
  “大雨连绵不绝,军械都浸泡无用!当下这情形,你如何考量?可有计谋?”
  意思很明白,你既然把军心稳定了,将士们都因为你的装神弄鬼想打战了。那好,你把粮草也解决了吧。
  “现在就差粮草了?只要有粮草就不撤军?”
  “当然!”
  “好!许央不才,就领命解决粮草,今日晚间,请大帅与诸位将领看粮草到营!”
  许央这话出口,李世民立刻上前,拽了一把许央:“许央,这是在军中,莫言胡言乱语。”
  “大将军,许央拉肚子拉昏头了。大军的粮草太原应该已经发送,只不过是道路泥泞,想必这两日就能到。”
  “二哥,放心,我许央不打诳语。”
  “你……”
  李世民本来想先把许央狂话遮掩过去,谁知道这小子还上劲了。
  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二哥,小弟游历天下近十年,当真就没个人脉吗?就今晚!”
  许央这吹牛逼的话放出去了。
  议事,也是因为粮草耗尽跟军心稳定矛盾的问题。既然许央把粮草的事也担下了,就是裴寂也无话可说。
  但是,却有戏可看。
  所有的将领都没有返回各自的营区,不是在帅帐里等,就是陪着许央。
  李世民和柴绍,包括刘弘基和段志玄,都是陪着许央的。就像看看,他怎么能变出大军的粮草来。
  又是煮茶,其实就是温中健脾的中药,顺便在山上采的。这大雨天的,都需要喝点。
  刘弘基好几次都想开口,都硬憋回去了。
  “主人,来了!”
  许田进帐,就这么说了短短的四个字。
  许央起身,一干人都起身。
  就这样在泥泞中穿过营区,在营房的大门外,一串串的马车、牛车、驴车,用油布该着。
  “诸位将军,我乃大安驿丞莫尪,听闻大军在此地驻跸,特将多年储存的粮食献于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