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李建成在看见许央鼓捣的物事见效,发射了第一拨石块后,他就离开了。
  毕竟,这不是他的队伍,是李世民的。
  许央所鼓捣的物事,很简单,李建成随便看了两眼,就明白其中道理了,都不需要问,自己也能做出来。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要去指导自己的属下,也做出这种物事攻城。
  许央没有注意到,只是跟李世民在讲什么时候是攻城的契机。第一次算是实验,接下来,将是两种方法交替进行,中间不停歇。
  如此一来,打开城头上的突破口,就不至于让守城的军卒一次又一次的填充过来,就会形成空挡。
  只要自己调整这些远程攻击武器的方位,就能逐渐的扩大空挡区域,从而腾出空间来让己方的军卒登上城头。
  这边这才刚刚见效,城头上的空间逐渐显现了,李世民已经做好了带人登上城头的冲锋准备。
  却听见他大哥那边传来一连串的惊呼,就看见,在李建成前方队伍上空,无数的碎石块,如同下冰雹一般,从天而降。
  把本来有秩序的队伍砸的瞬间混乱了。
  许央第一时间就想的是自己这边的人操作出现了失误,偏离的方向太大,导致了失之毫厘,差以千里。
  可仔细看了看,自己这边的发射还在进行,碎石击中的位置还在城头上,并没有出现误差。
  许央看李世民,李世民看他,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二人赶紧往李建成的左路跑去。
  果然,李建成几乎是让整队整旅的军卒去砍伐木料,又让整队整旅的人做出大片犹如许央做出来的物事,并且还发出了第一次的攻击。
  许央和李世民跑过去,见李建成灰头土脸的看着那一堆像模像样的投石机,看着一群蹲在一起发傻的军卒。
  就是处于发射位置的军卒,居然也有被砸伤的。
  我去!你可真敢干!真以为这玩意儿就是看到的这么简单了?这就是拿军卒都姓名开玩笑呢。
  没法说,许央总不能劈头盖脸的逮住李建成臭骂吧?
  “许央,这是为何?”
  李建成倒真不是那种不懂道理的,看见许央和李世民过来,开口就问了。
  都是一样一样的,怎么就会…~
  李世民也是一脸的疑惑,看了看他大哥做成的这些:没什么区别呀,怎么回事?
  “大哥,二哥,这个……这个是一门学问。我跟二哥以前说过,机工,这也是机工百工中的一种。”
  “这是一系统的学问,一时半会儿说不清。小弟倒是能大概说说。”
  “投射是一种抛物线运动,不管是投石,还是平时贵人们玩的投壶,以及射箭、梭镖等,只要是丢出去、射出去的,都算上抛物线运动。”
  “这有固定的计算公式。发出的力,抛出的物体大小重量,怎样的角度可以击中哪里的目标等等,都是可以并需要计算的。”
  许央说着,蹲下在地上画了一个十字交叉:“比如我们所处的位置就是这个交叉点,其他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通过抛射来击中……”
  难得出现这样带着问题求答案的机会,许央就想泛泛而谈,尽可能让李世民多些兴趣。
  虽然接下来的十多年,整个大唐都将会是处处征战,许央还是想把机工这个说法在李世民心里留烙印。
  这是现身说法,许央整准备讲述杠杆原理,以一个这样投射玩意儿,不断的改变支点位置,导致投射位置改变。
  以及调整树干的弯曲,装填碎石大小的不同,一会造成不同的攻击距离和位置。
  这才刚开始点了点,就听见远处攻城的军卒一阵欢呼。
  这就破城了?
  不知道是这哥俩听的烦,还是太在意破城了,听到军卒欢呼,哥俩立即起身上马……
  “城门开了!”
  “破城了!”
  “打开城门了!”
  欢呼声传来,所有的军卒都在死命的嚎。
  真的是破城了。
  “大朗,二郎,城门从城内打开了!我们破城了!”
  许央看着开始整队冲城的将士们,很是无语。
  自己何苦要多此一举呢?许央想到了,肯定是城内的门徒抽机会做成了开城门的事。
  果然,许田过来了:“主公,里面的兄弟们打开城门了。不过,我没有再联络。”
  得!又得做无名英雄了。这份功劳,还不知道该谁领了。
  “通知一声,让他们接受赏赐,不论是职衔还是金钱,都接受。”
  说完,许央也快马加鞭,向城内疾驰。
  “许央,咱们打下来了!一天,仅仅一天,咱们就把西河郡打下来了!哈哈!”
  李世民骑着马,有点得瑟的看着往城内涌去的将士们,相当的得意。抑制不住的笑,嘴咧着。
  估计从他看到城门攻破的那一刻,嘴就没合拢过。
  李建成也是这副样子。
  柴绍也跟这哥俩汇合了,许央碰上时,他们三人正一起看着杰作乐呵呢。
  唐俭算是李渊派来辅助哥俩的,这时候也凑过来一起乐呵。
  仅仅一天,六千没有大型攻城武器的军卒,就打下了西河郡,确实值得嘚瑟。
  “大哥,二哥,进城不封刀吗?”
  许央话音刚落,李世民和李建成就驱马前行了:“快!得约束将士们,绝对不能放纵!”
  多少年的战乱,这些新招募的军卒都习惯了破城不封刀。
  破城不封刀,这是让军卒们发泄攻城时的郁闷。
  但是,李家不能这样。李渊看中的是天下,他不是要做流寇,而是需要破一城,经营一城,一路攻打,一路树立他李家的名望。
  唐俭若有意味的看了许央一眼:“唐俭见过许郎君。”
  “许央见过唐参军。”
  然后,彼此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唐参军,小子是进城还是陪唐参军主持城外杂事?”
  “小郎君客气了,城外没多少事,许郎君还是进城吧。其实,唐公有些多虑了,有许郎君在,我唐俭是不是随军,都无所谓。”
  “这一战,大朗二郎是该名声鹊起了,也确实有了独领一军的能力!”
  “倒是许郎君的持重,让唐俭刮目相看了,实为平身首见。”
  唐俭,后世记载这人心思缜密。
  “唐公,小子七八岁就开始游历天下,见过太多事,也经过各式人。或许是这个原因吧。”
  说完,许央向唐俭拱手施礼,便向城内奔去。
  城内井然有序,西河郡的街市上虽然没有什么人走动,也没有军卒随意的闯民宅。
  “主公,进城后,军卒大多是向城墙上跑,首先接管了城防,收缴守城军的武器,看管投降的军卒,与那些顽固不化之人搏杀。”
  “可能是军纪的原因,进城没发生一例袭扰百姓的事。李家大朗二郎进了城,都没有多言,而是将所有西河郡的属官收拢起来了。正在郡府训话。咱们……”
  “那个门徒呢?”
  “回主公,是个铜匠,跟随李家大朗二郎去府衙了。”
  “好,注意一下,咱们在城内巡视吧。”
  军纪并没有在进城后被军卒忘记,还在执行出发时的纪律。
  虽然刚破城那一阵,李建成和李世民走着疏漏,鉴于管军的基础,没有造成任何不良印象……或许这就是天命吧,就这么运气。
  进城后,李建成和李世民没有再遗漏什么,当许央在城内巡视时,看到有一队队李建成和李世民的亲兵也在巡视。
  不需要自己查漏补缺了,许央也向府衙而去。
  “只惩首恶!不及他人!各尽其职,各行其事。”
  府衙派出一队队的衙役,开始沿街宣扬。
  这本来就是太原留守府的管辖地,李渊的声望本来就有底蕴,这也是墨家门徒能蒙哄着打开城门的原因。
  西河郡,李渊还是有人气的。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西河郡就已经恢复到往常了。
  西河郡除了高德儒,李建成和李世民没有惩罚任何人,将军卒编队,混杂。
  太守由郡丞暂代,西河县令进郡丞,其他次第升一级,继续管理西河郡。
  这里面多了一个新人,那就是鼓动打开城门的商人,转眼有了官身,进西河县县尉。
  这是许央同意的。新王朝即将诞生,墨家门徒在这个大事件中立功,许央不再固守原本的教条,允许门徒为官。
  或者说,许央不准备约束那些底层门徒的选择,限制他们的自由发展。
  其实,几百年了,即便是墨家这般戒律森严,也有不完全遵守门规,自由发展的。
  门徒的身份太杂,人手太多,涉及太广,即便是处置,都处置不过来。
  这几百年,墨家早没有了汉晋时期那般的严密,除了暴露身份,罪大恶极者,师门都很少出动人手去惩戒俗世的门徒。
  不能让坚守者吃亏,这是许央的理念。
  西河告捷,没有出现任何扰民事件,西河郡已经不需要大军驻防了。
  李建成和李世民在妥善安排好西河郡事务后,于第三日,率大军离开西河,凯旋回归太原。
  从兵发西河征讨高德儒,到全军凯旋,总计用时五日。
  西河郡之战,虽然不算是什么大战,但这一战的意义却非同凡响。
  这是李渊檄告天下后的第一战,就这样犹如砍瓜切菜般的拿下了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