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西河之战,对于李世民、李建成都是第一次,是他们作为主帅的第一战。
  虽然这哥俩都曾参加过战争,也可以说见惯了战场上将士们的死伤。可这毕竟是李家起兵的老本,是他们自己的子弟兵,不是大隋朝廷的。
  每看见一个军卒伤亡,哥俩就抽抽。
  虽然不足半日攻城,战争烈度也不是太强,可对于第一次指挥作战的李世民和李建成而言,这就是锤炼。
  “二郎,要不让将士们先撤下来,商讨一下下一步的攻城策略。试探性攻击到现在也差不多有点眉目了。”
  “大哥,士气宜鼓不宜泄。攻城战本来攻方就吃亏,咱们就必须在短时间内拿下西河郡,这样的前提,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大哥,你在此坐镇,我箭术尚可,我带人先冲一把看看!”
  死伤已经上百了。这些新招募的军卒,没有太多攻城的经验,就凭着一股猛劲,盲目的攻城。
  攻城车的营造水平稀疏,不能对攻城的将士有很好的防护;攻城的将士水平也稀疏,不能很好的使用攻城车。而西河郡城里的军卒,是大隋正儿八经的军卒,甚至还有久经阵战的老军卒。
  “不用坐镇!将士们都攻城,攻城战也就是这样。既然没有另外的办法,就只能这样强攻了。那咱们兄弟就看看这西河郡到底有多难拿下!”
  李建成也开始整装。
  不得不承认,李渊的这两个儿子都是有相当才能的,不管是指挥,还是军略,以及对战场的判断,都算是一时之选。
  初到西河郡,先来一拨攻城,做试探,查看西河郡的守城战力。然后,就应该是全线压上,对西河郡全面攻击了。
  李世民已经上马,习惯了许央在左右,可左右看了看:“许央呢?”
  “回二郎,许公子拽着柴公子往后面去了。”
  李世民怔了怔,倒是想起刚才好像许央跟自己说了什么,柴绍也跟自己打过招呼的。
  李建成也过来了:“姐夫和许央还没回来?刚才说要去鼓捣什么。”
  “不管他们了,大哥,这一战,咱们必须打出气势来!”
  半日的攻城战,许央看出来了,重点还是己方没有可以震慑守城那些军卒的武器。单纯的攻城车,就是将军卒带着走近城墙,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能在同一平面上与城内的守军作战。
  没有投石机,没有床弩,更没有攻城凿,根本就没办法对守城方造成震撼性的伤害。
  至于城内的门徒,说实话,许央也没有真的抱有多大希望。墨家的门徒,在西河这样的小城池里,大多都是所谓的贱民,匠人,是所谓的手工业者。
  没有一定的声望,没有一呼百应的基础,很难做到里应外合,更不敢想几个工匠可以混进守城军卒中打开城门了。
  而墨门对于门徒的教义,忠义第一。许央就是担心那些门徒傻劲上来了,不要命的帮助开城门。所以,让许田联系门徒时,他的命令是事不可为则不为。
  尽管攻破西河郡的城门是迟早的事,许央还是见不得这样用人命填出来破城。关键是,有他的存在,有他的所谓理想,就需要让李世民逐步认识机工。
  碗口粗的树木,许央先用工兵铲劈砍,再锯几下,招呼许江一脚踢断:“最多两丈,留枝丫!”
  许田也帮忙收拾枝丫:“主公,可行吗?”
  说完,许田不由的摸自己后脑勺,怎么自己总是这样犯傻?
  主公对于机工的造诣,很明显都高于老主公很多了,随便都能想出惊人的技巧来。
  许江傻乎乎的拽住许田:“啥意思?打什么哑迷?”
  “别问了,让你干嘛你干嘛!说了你也不懂。”
  许江作势要揍许田,见许央已经又踹断一棵树,他也紧张起来了。
  许央见柴绍还愣着看:“柴大姐夫,你那把刀将就能用,坏不了,坏了我再给你打一把。正打战呢,快点!”
  柴绍还是没能看明白许央到底是要干什么,不妨碍他配合着许央干活,还招呼跟着过来的亲卫也配合许央干活。
  柴绍大概明白,许央这是要做投石机之类的,问题是,就西河郡这城池,等许央的投石机做好了,估计也差不多打下来了,有必要吗?
  再说了,投石机真要是随便那么容易做,军伍中也不需要专门配备工匠了。
  满腹疑惑,还是跟着许央忙碌起来了。
  许央看了看,再多他们这几个人怕是带不走了,就叫停了。顺便又收拾了几十根手臂粗细的木棍。
  “投石机?”
  “我也不知道成不成,试试吧。说是投石机也行,又跟投石机不太一样。我见不得用人命填的破城。”
  “许央,姐夫十六岁入军伍,见识的参加的战役不少,像西河郡这样的城池,就是要用人命填的。”
  “咱们的投石机不多,那东西也不是无限制使用,这也是岳父大人不给配备投石机的原因。”
  “姐夫,我懂得,就是先试试。好在才刚开始攻城,就是不行,也不影响大局。”
  许央柴绍等人,战马拖拽着十几二十根树木出现在战场时,李世民和李建成刚刚有过一轮冲锋。
  身先士卒了,甚至都冲到最前面了,西河郡依然坚守着,依旧没有被攻破,连个缺口都没打开。
  李世民的手臂都发困发酸了。
  他的箭术高明,可再怎么高明的箭术,也难一直支撑着速射,更是很难把城头上的守军射出一片空挡区域来。
  “许央,来不及!投石机就是有工匠,二三十名工匠也需要七八天才能做出一架来。咱们还是得这样强攻。”
  李世民看见许央他们回来,就明白许央的意思了。
  李建成也走过来,看了看许央他们砍伐回来的树木:“三弟呀,你这样粗细的树木,做投石机不行。”
  “再说了,咱们军中没有带工匠。”
  柴绍本来还对许央有点信心,听这哥俩一说,顿时也觉得许央想多了。
  就是跟着柴绍的亲卫,也在众人的目光下,有些无地自容了。
  “成不成试试吧。”
  许央低声给许田许江讲述着自己的设想,让他俩主持承办,许央开始巡视西河郡的城墙,不停的竖起大拇指,用拇指测距。
  然后蹲在地下,用树枝在地面上划来划去。
  那些鬼符,柴绍看了两眼就不再看了……柴绍还持续着商洛城的执念,即便许央不聋不哑不憨不傻了,柴绍还是对许央兴趣很大。
  又返回来看许田和许江,正指挥着军卒将两根树木并排放,中间间隔距离,再用手臂粗细的木棍,有规律的插在两根树木之间。
  是斜插,一端上一端下,就像要防备两根树木滚落一样……还是看不懂。
  许央起身了,拍拍手,嘴里嘟囔着。许央自己也有点惊讶,在他想抛物线之类的知识点时,脑子里公式就瞬间清晰了,能清楚的记得那些知识点。
  “这一根稍微往后拖…这根正好…~许田,记得篾匠的手艺吧?把尾端的枝丫编一个兜兜……”
  两个并排的树木之间,大概间隔不到两尺,手臂粗细的木棍斜插着,跟并排的垂直,很稀疏。
  然后,就是另外的那些碗口粗的树木,粗的一端也垂直插进那两根并排的树木之间,别进去,尾端,带着枝丫已经编成网兜的一端,高高翘着……
  李世民仿佛明白了,刚才心里对许央多少是有些埋怨的,在这战场,许央光知道玩了,硬是没帮上忙,或者说根本就没想着帮忙。
  李世民都离开许央忙乎的这片了,躲在一边休息手臂,冷眼旁观。
  当他看到那翘起的树木后,急匆匆的又跑过来了。
  “许央这个能行?”
  李建成也跟着过来了。
  “大哥,二哥,试试就知道了。石块不能太重,三五斤的就行。”
  让十名军卒压住并排的前方的那根树木,绳索拽着尾端网兜位置,缓缓的将碗口粗的树木拉着弯下来……
  树木嘎吱嘎吱的响,已经有军卒往那网兜里放石头了。
  当近二十根树木全部填了石头,许央再一次用拇指测距。
  “大哥,二哥,你们谁来?”
  许央没去抢这个风头。李建成在李世民的谦让下,向前一步,高喊:“放!”
  二十多根弯下来快要这段的树木,刹那间绷直,树木的弹力,将网兜里的石头甩出。
  飞行的石头,在空中似乎长了眼,都冲着西河郡的城墙上有一点。
  “成了!”
  “成功了!”
  所有看着这边的军卒都欢呼起来!
  李世民使劲抱了抱许央连续在许央肩头锤了两拳:“父亲说你可抵十万雄兵!所言不虚!”
  “这样就可以打开突破口,且让我带兵冲城!”
  “二哥,稍等。”
  这时候,许央走到另外的一拨军卒跟前。
  这里每两个军卒拿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棍,一丈长,各人拿一段。
  前面是三根木棍支起的架子,一根长棍搭在上面,尾端就卡在横着被两军卒拿着的木棍上。
  许央蹲着身子,确定了高低位置,一挥手,一群将横木棍拽弯的军卒一起放手,削尖的木棍此时就如利箭,直飞城墙上……
  “二哥,两项同时攻击,可以确保这一片不再有守军。然后,我会调整方向,逐渐扩大城头上空挡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