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一切都那么偶然,都是那么的自然,兴之所至,情之所至。
  就这样,一场隆重却仓促的仪式过后,许央就成了李世民的义弟,那种一头磕地,一头拜天,一头敬父,被天地认可了的兄弟。
  事情由长孙无垢的一句闲话引起,李渊来的毫无准备,没有任何故意的成分,就是裴寂和刘文静是因为正在与李渊商量军机,恰逢其会,做了这么一个见证。
  而军机,便是传檄文于郡县的反馈,李渊也很自然的讲出来了。
  许央记得有句话,所有的邂逅都是有预谋的,将邂逅换成偶然,同样的适用的。
  许央不相信有那么多的凑巧。
  不过,这何尝又不是许央希望的凑巧?
  当结拜仪式随即转变成讨论军务,似乎也不那么突兀了。
  西河郡,从太原城顺汾河往南二百里左右,也是李渊与甄翟儿大战的地界。处于从太原府南下中原的必经之路上。
  李渊已经将战图摆出来了,许央也随一干人看着地图。所谓西河郡,大体就是后世的汾阳市,本来不算什么战略要塞,只是对于李渊南下必经,此时有有些重要了。
  “西河郡是必须要打的,还必须是干净利索的打下来。”
  郡县反馈附议李渊的举兵,诚心者几何,敷衍者几何,发一份不痛不痒的报告,等着看热闹的又有几何。
  就看至今没有多少兵马被地方郡县派到太原,也就知道当下整个河东对李渊举兵的态度了。
  李渊很清楚,所以就着急了些。
  许央倒是理解李渊将自己的认干亲变成了军前议事的举动了。西河郡的反对,就是一个范例。若是李渊这边反应不及时,应对不及时,或者说出现偏差,很可能接下来的连锁反应就是整个河东将脱离李渊的控制,甚至还会群起而攻之。
  所以,这事必须是以最快的速度,最残酷的方式,最直接的手段手段解决,打出一个让整个河东都震撼的胜战来。
  “请大将军下令!”
  李建成领头,许央跟着李世民、李元吉和柴绍,一起向李渊请命了。
  就这场合,裴寂和刘文静是随李渊一起出动的身份,剩下的也就他们这几个所谓小辈了。从今天起,许央也算是李渊的小辈了,还是那种李渊死了,许央要扶着棺椁的小辈。
  许央这时候想这个过程,都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为父想将此战交予尔等去做,也只能有尔等去做。挥师南下能不能展开,就看你们兄弟几个,能不能将此战打响亮了!”
  “定不负大将军重托!”
  都是固定的回话方式,虽然还算不上什么拜将,规矩还是有的。
  “好!现命尔等各率本部人马两千,明日出发,兵发西河郡!”
  许央随着众人躬身称诺。
  只是,有点太匆忙了吧?从受邀来吃盘子,到结拜兄弟,商议军务,直到现在定下出兵,许央感觉这节奏太快了。
  直到李渊离开,许央还处于神魂游离状态,都不知道这短时间内到底是怎么了。
  “许央,传令兵已经去了军营,无须担心。等咱这边商量出章程来,明日尽管带兵出城即可。”
  “只是······”李世民说到这,拍自己脑袋一下:“一直说给许央搞一件上层的马槊,只是现在太原的情形,实在是······”
  许央听到这话,不由的看向了柴绍,柴绍已经把他的横刀拿出来了:“我这把刀如何?”
  得,这事,自己这技能,也该着露一些了。
  “这刀?姐夫你也好意思显摆?”
  李元吉也把自己的腰刀拿出来。养护的很好,铮亮铮亮的,看上去比柴绍那把养眼多了,一看就是精品腰刀。
  李元吉顽劣,有点肆意。在拿出他的腰刀的同时,也将柴绍的横刀抓起来,一左一右,大喝一声,两把刀就撞在了一起。
  李世民和李建成起身拦都没拦下,就听见咣当一声······
  柴绍老神在在的,一点都不担心。
  李元吉将两把刀对撞之后,首先是看柴绍的那把刀,看的很仔细:“姐夫,这把刀还不错,能扛得住我的腰刀对撞······”
  这时候他看向了自己的腰刀,这把一直被他视为绝世宝刀的刀刃上,清晰的出现一道豁口,很刺眼。
  “这······”
  这时候李建成一把夺过来柴绍的那把刀,仔细的端详,上下打量。真的不起眼,黑不溜秋的,咋看咋都不算一把宝刀。
  “姐夫,你是想将这把刀赠与许央不成?那倒不必了。许央的短兵刃有,是少一把马槊。上次我给了一把,在战场上他硬是抖断了!”
  李世民也凑过去看柴绍的那把横刀。
  与平常的横刀不同,有那么一点微微的弯度,这样的弯度让人感觉横劈时很得力。
  “呵呵,我赠与许央这把横刀?那就真成笑话了。”
  柴绍的话让李家哥仨都愣了,转过头来看柴绍。
  李世民看许央,担心柴绍这话对许央有点不逊了。许央也确实有点尴尬,脸色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来。
  “姐夫,你这话······”
  “哈哈哈,二郎,我这把刀······就是许央送我的!不仅仅是许央送我的,这把刀还是许央亲手打造的!”
  柴绍得意的将自己的横刀拿过来,随意的竖直,往地上一丢,刀尖就插进了地面,刀柄晃荡着。
  李世民三兄弟这时候在那把横刀和许央脸上不停的转,来回的看。
  “许央,你小子······哥哥还一直忙乎着帮你找马槊。你居然还是制器的大匠?”
  “二哥,可是一直没提过让你帮我找。你也知道,我一直是让你帮我找些材料的。我还跟你说过机工······”
  李世民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倒是不好意思倒打一耙了,不好意思的坐下。想说什么,觉得这时候说出来不合适,张了张嘴就不说了。
  那李元吉再一次把柴绍的那把横刀拿起来,看了又看:“三哥,许央你算我三哥了,弟弟就好这口,你看着办!”
  “待闲下来吧,我需要找些材料。我熟知炒钢法,也懂炼钢术,姐夫这样的兵器,不是单纯的钢铁能做出来的,只要材料配齐,我给兄弟们一人打造一把。”
  许央知道在场的其余四人,最终是两个阵营,还是生死搏杀的那种敌对阵营。但是,现在他们是兄友弟恭,自己也只能配合这样的情感。
  许央没有做保姆的心思,不会去操心他们兄弟们情义变化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许央还是希望一切都按照历史原本的走向走下去。
  因为许央需要在李世民这个所谓雄才大略的帝王身上,实现一些想法。李建成即便堪比李世民,他毕竟不是李世民。
  “好了,许央既然答应了,那就等到时候再说。现在咱们说说这一战怎么打,毕竟是我们举兵后的第一战。大哥,你怎么看?”
  李世民不让李元吉继续纠缠此事,而是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我觉得这一战重点是要挑选精兵,武器也要精良,更要有充分的攻城器械,确保能速战速决。”
  李世民微微点点头:“大哥,我补充一点,这次是我们举兵后的第一次出征,军伍的纪律必须要严苛,展现给天下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风采!”
  至于怎么打西河郡,是不是能打下西河郡,会遭遇怎样的困难什么的,哥几个好像都觉得不必考虑。
  许央也想了,可这时候的攻城就是固定的程式,就是再绝世的名将,在攻城上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在需要速战速决的情况下,连断水断粮的招数都不能使。
  “许央,你怎么看?”
  “我······攻城就那么几招,谁也没有新花样。不过,我在想,不知道民心是否可用?”
  “父亲大人执掌太原留守府一年多,治下百姓安居乐业,海晏河清,在民间对于父亲大人的治理是认同的。也就是说,西河郡那高德儒不附议,未必就是整个西河郡全体臣民的意思。”
  “当然,我这只能作为一种设想,不能作为出兵的谋划。”
  民心向背是成败的关键,这样的理论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市场。
  六千大军,四位大将军的小辈,浩浩荡荡开出太原城,剑指西河郡。
  军前宣讲,重点提出了军纪,这时候还没有系统的军力条例,只是严禁所有军卒抢掠,不得袭扰沿途百姓,不得侵占,破城后必须秋毫不犯!
  一路行军,甚至还出现了有军卒犯错,李世民亲自上门道歉的小故事。很快就到了西河城下。
  这也是许央第一次见识这时代的攻城战。典籍上的记载,始终没有亲身经历让人真切。
  简易的攻城器械,在守军猛烈的攻击下,军卒的死伤成了寻常。有了城池的依仗,军卒的战力似乎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看着一队队跟着攻城车出征的军卒,然后不断的死伤、补充;再死伤,再补充。仅仅一个时辰的攻防战,就让许央不忍再看了。
  “许田,给我联系西河郡的门徒!”
  “主公,这类小城池的门徒,恐怕都是些工匠。”
  “让他们尝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能不能打开城门,或者策反一部分守城的军卒。告诫他们量力而行,一切以保全性命,隐藏身份为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