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五百围二十七,居然还是让人逃走了。这让康鞘利暴跳如雷。
  当二十多人,五六十匹战马再次出现在石岭关时,康鞘利终于忍不住了:“召集人马!老子要到太原向那李渊老儿讨个说法!”
  “一群鼠辈而已,不劳烦康使出兵。这事就由臣下帮康使办妥可行?”
  刘武周见这康鞘利是真的发火了,还要带兵南下太原,不由的就起了心思。
  刘武周是有想法的人。
  自己借突厥的势起兵,与突厥合兵拿下雁门、定襄,乃至汾阳宫。本来还想着一鼓作气南下,直接拿下太原的。
  没想到那个时候太原的李渊居然遣使也向突厥俯首了,也与突厥结盟。就在刘武周意气奋发时,突厥让他收兵了。
  刘武周很清楚,突厥人对于中原的地盘不感兴趣,他们只对财货、女人感兴趣。
  李渊以:一旦拿下长安,城池归我,财货归你的说辞,就把突厥哄住了,让刘武周不得不停下南下的进程,还不得不听从突厥,在李渊拿下长安之前,不得南下。
  现在,有太原留守府的军卒袭扰,并且还只杀突厥人,终于激起了康鞘利的怒火。这正是他刘武周出兵南下的好时机。
  所以,就自告奋勇了。
  谁知道那康鞘利看着刘武周:“定杨可汗,若是你不在乎始毕可汗怪罪,随你怎样做!不过,有一点我特别想知道,为何那二十多名武技高强的军卒,在你的地盘纵横捭阖,却从来不曾伤过你的臣民?”
  “还有,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部族放牧位置的?又是怎样能每次都逃脱我的人追捕?此事,待我从太原回来,必定会向始毕可汗说清的!”
  刘武周被康鞘利说的一阵一阵发汗,大夏天的冒冷汗。这时候,他才去考虑这二十多人的行为,是在将他往死里坑!
  “康使,他们这是在离间!是在挑唆我们的关系。让我召集人马,随康使一并南下,倒要问问李渊这是何意?”
  “你随我南下?呵呵,是想太原的财物还是有其他什么意图?武士彟是你的座上宾吧?他说过什么你不知道?不清楚?”
  “这本来就不是李渊的人,是高君雅和王威的人。老子去讨说法,你去何干?”
  康鞘利丢下一脸懵的刘武周,翻身上马,带足了一千多一人三骑的骑兵,直奔太原。
  康鞘利跟许央他们几乎是前后脚就到了太原城。
  当康鞘利抵达太原城下时,许央他们正在天龙山的山口,已经洗涮干净,再顶盔掼甲,完全就成了李世民带出来的军卒。
  这时候,李世民一挥手,一群被捆绑着,胡子拉碴的人被带上来。
  “松绑!”
  将王高两家死忠都解了绑,李世民走到跟前,很是睥睨的看着这二十七人:“尊敬尔等是忠义之人,你们现在有一次活命的机会。”
  “地上的衣服你们换上,再拿起武器,骑上那些战马。”
  看着这群带着狐疑的王高两家的死忠,李世民顿了顿,继续说:“没错,就是让你们骑上那些战马,拿起那些武器,并且,我会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逃跑。”
  “一盏茶以后,我会下令我的部属对你们进行追击。只要不被我的部属追杀,你们就能活命。”
  “此话当真?”
  还是有人发问了。
  说实话,被李家人羁押之后,他们并没有受什么刑罚,甚至可以说是一直被优待。
  虽然他们被抓进了大牢,可从来不曾少一顿吃食,也没受过一次严刑拷打。
  除了邋遢一些,寂寞一些,几乎跟执行任务没什么不同。
  这时候突然李家二郎说要给他们活命的机会…~
  所谓死忠,就是根本宁愿死,也不会屈服的人。
  所以,对李世民所谓的活命有些怀疑。
  “是真是假你都没得选。战马在,武器也在,怎样做随你们。告诉你们,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说完,李世民就不再搭理这群人了,而是对自己带的兵下令:“一盏茶以后,开始对他们击杀,犹如战场。”
  “这一战是锻炼,也是实战,要求一旦战斗开始,不留活口!”
  他们本就该是死人了,不管李世民说的是真还是假,只要有一线希望,谁也不想就这样失去。
  再说了,李世民的人追杀,再不济,他们还能战斗,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賺了。
  所以,这群人开始快速拿起地上的衣物,一边穿衣服,挑选趁手的武器,还时时戒备那些弓箭手是不是会现在就射死他们。
  一直到他们上马,都没有见弓箭手放箭,甚至还把弓箭放下了。
  “兄弟们,活命!走!”
  一声吆喝,这群本该是死人的王高两家仅存的死忠,开始拼命驱赶战马,是真的拼命了。
  “许央,一年多前,曾跟你交手,未能有胜负。今日……不如我俩就看看谁杀的人多如何?”
  柴绍这时候走到许央跟前,拱手施礼,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实话,许央不怎么想玩这个。杀人,从来不是什么痛快的事,于人于己,都不痛快。
  只是,作为王高两家死忠,亲卫,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武技也该不寻常。
  而这些人的死是必须的,更是替代许央他们交代突厥人工具,绝对不能出任何纰漏。
  许央想到这些,就向柴绍拱手:“那就从柴大哥建议,做一场。”
  “加我一个!”
  李世民这时候掂量着一张弓,不停的拉开放下。
  而段志玄也蠢蠢欲动,虽然没有说话,但看那眼神,绝对有一决高下的意思。
  至于许江那个杀才,嘴都裂开了,呲着牙,看着远去的那些人,就像是看猎物。
  许田则是靠近了许央,似乎是要准备帮助主公。
  “应该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
  话音刚落,许央、李世民、柴绍,以及段志玄、许田、许江便驱赶胯下战马,利箭一般窜出去。
  这就是一场狩猎,上千的军卒围杀二十七人。
  这二十七人可没有许央这样的领头人,也没有经过在忻定平原的那种生死环境,是从大牢中刚刚放出来的囚犯,一下子根本就不可能适应这样的环境。
  不过,确实也都是高手,还是对李世民的这千人队造成了一定的折损。
  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许央等人,在追上那群人以后,真的犹如虎扑狼群……
  等杀光了这群人,没人真的去数杀死的人数。
  没人觉得杀人是件愉悦的事,许江倒是想数来着,被许田踢了一脚。
  “许央,听了段志玄详细叙述,再看到此计到了现在的收关,柴绍甚为敬佩。”
  柴绍转移话题。
  柴绍刚才缠着段志玄讲述,讲述他们在忻定平原的袭扰战,再了解整个事件的始末,越发感觉许央的不凡了,感觉怎样的赞誉之词都无法形容自己对这次计谋的震惊。
  “这都是二哥谋划,我就是执行者而已。”
  “许央,在自家兄弟跟前,就没必要谦虚了。要说整个大计策有我一份,可在忻定草原那天马行空的袭扰战,却是你许央一手指挥的。”
  “即便是我,身处那样的境遇,我自觉做不到你那般的游刃有余!”
  李世民也是真的感叹许央在用兵上的挥洒自如,听段志玄他们说起,他自觉是真的做不到许央那般写意。
  三人还要继续吹捧许央的话题,传令急匆匆的跑来:“报······刘文静、武士彟带着突厥人往天龙山赶来,盏茶即到!”
  刘文静和武士彟是康鞘利熟悉的人,也是跟突厥有过承诺的人。
  李世民不得不在计谋收尾时,借用他们两人。
  不管私交和私怨,事情到了这地步,刘文静也只会尽可能的去将这事完善了。
  当康鞘利带兵到了太原城下,李渊就派刘文静和武士彟出城了。
  当然,做戏要做全套。
  就在刘文静和武士彟带着突厥人离开北城门前往天龙山时,李渊让李建成、刘元吉、刘弘基各自率一千兵马出城······意在告诉太原城的百姓,太原留守府将与突厥死战!
  都是戏,也都是好演员。
  刘文静和武士彟战战兢兢的向康鞘利致歉,战战兢兢的带着康鞘利的人马前往天龙山。
  而李世民和许央这边,一边伪装着打斗的战场,一边还随手点出几个人来,做一下伤员。
  而李渊,这时候却是心疼的将王威和高君雅的家财摆出来,让裴寂选一些,最好能让康鞘利满意的财物······
  而李建成、李元吉、刘弘基,却带着兵出了城,然后就化整为零的隐藏起来了。
  在某一刻,李渊曾想过,就这样将那康鞘利一千骑兵留在这里······可是不成呀!这时候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抗衡突厥,别说突厥,就是刘武周和那梁师都这两条突厥的腿,他都没法抗衡。
  不得不忍受这屈辱,心疼着财物,恭送那康鞘利。
  试想,敌对的一方,以一千骑兵前来讨说法,己方有上万的人马,却不得不送人还送礼,还需要忍受对方的嘚瑟。这感觉是真心不好受。
  “唐公,忍一时为一世。这件事说什么也是咱们赢了!”
  裴寂心里也不好受,却还是得劝李渊,担心李渊真的发狠了,导致前功尽弃。
  “玄真,放心,我不会做什么,能想的通。就是这口气······唉,算了,且待以后吧。”
  且待以后吧,也只能待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