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虽然这个有一定的时间差,同样,有时间差又能佐证高君雅和王威勾结突厥。
  唐公李渊,侦知副留守勾结突厥,对其予以缉拿,突厥得知,遣兵来袭……还是相对严密的。
  “以高君雅和王威家的忠信家将为基数吧。能拿到多少他们的身份玉牌,我就带多少人北上。”
  “等我将突厥人带来太原附近,还需要咱们这边再次遣人跟突厥谈判。”
  “就是注意要将绑缚过去的那些人处理好,避免出现偏差!”
  许央觉得,现在也只有这样布置了。
  本来一开始他就是准备自己带人去突袭突厥的,来配合这边诬陷高君雅和王威,同时还可以来一次对突厥的作战,取胜于突厥,得到震慑突厥的效果,以便这边起兵南下后,太原这边的安靖。
  可是,李渊,乃至整个太原留守府官员对突厥恐惧,又有借兵买马的前提,许央只能最后玩这一把栽赃的把戏。
  许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代入了这个时代,也能如此做出不在乎人命的决定来。
  偷袭突厥人的草场,对牧民杀戮,招惹突厥人追杀他们,然后再由太原留守府出面,将王威和高君雅的家臣家将绑了,送给突厥人泄愤。
  许央知道,王威和高君雅家不会留一个活口,就是妇孺,也可能会被送给突厥人。
  这本该是一件相当屈辱的事,不管是李世民还是李渊,许央都能感觉到他们的屈辱感,许央也如此,却不得不主导着去执行。
  这就是实力决定行为的表现。
  乱世人命如草芥,自己居然也成为了一个践踏草芥的人!
  “许央,记住,一切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为主,哪怕是不能成,也不能将自己置于险地!你的安全,要比被杨广老儿知道谋反更重要!”
  李世民的这话让许央多少有些暖心。
  “二哥,放心,我知道轻重,也不会轻易丢掉性命。想要我命者,能要我命者,当世不多!”
  许央本来想说没那个人,也不存在,或者还没出生什么的狂言,想了想以后这家伙是帝王,自己就多少把狂言收了收。
  事实上,许央不觉得世上有谁能要自己的命。就是许田和许江也是这样认为的,看他俩的神情就知道,满脸的兴奋。
  段志玄也是满脸的兴奋。这次许央拉上他一起去偷袭突厥人,段志玄打心眼里感激许央。
  上次那个出使,除了受气就是受辱,还陪着笑腆着脸,对于段志玄这样的性子,真的很憋屈。
  在就想干一票了,终于有这机会了。
  送行的人很少,这事算是机密,就连军营里的军卒,也是稀里糊涂的,都以为许央和段志玄应该是去参详起兵之事了。
  军营里就留下刘弘基和长孙顺德在假迷做样的执行许央的队列队形奖罚令。
  一行二十七人,是零散出城的,是伪装身份出城的,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人都有王家或者高家的腰牌。
  昨晚,李渊的一声令下,已经将高君雅和王威两家人尽数收押,该杀的杀,该做一些准备的做准备。
  许央因为要回来挑选今日北上突袭突厥的人手,没有参与昨晚的杀人,也不去想会是怎样的残忍。
  反正刘弘基回来时完全处于亢奋,带来了二十七块身份玉牌:“活着的就这些了,唐公说你将就用。”
  “要我说呀,许央,你没必要之要活着的玉牌,死人也行呀!就说咱们在缉拿这群人时不小心杀死了,怎么就不行?”
  “大哥,你见过死了几天跟刚死能一样?再说,这是六七月的天,放放就臭了!”
  刘弘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
  连刘弘基也开始会装傻了,也懂得演戏了······
  许央脑子里胡乱想着什么,从深夜被李世民的亲卫喊到晋阳城,到自己领命北上突袭突厥,想了半天,硬是没有找到设计的痕迹,也算是多少放点心。
  “主公,到集合点了。”
  许田的声音让许央从游魂状态恢复过来,不再去胡思乱想了。真要是李世民也一起设计自己,好像自己也只能就这样受了,没有别的选择。
  许央有自己的背负,顺势而为便是最佳的选择。关键是,还有一个她,深藏心底,却已经决定要让她的这一世幸福安康。
  “许央,咱们这次怎么干?能不能杀个痛快?”
  段志玄居然也是个杀才!
  刚到了聚点,段志玄就这样开口了,一开口就是杀个痛快。许央好像也想杀个痛快,只是,二十七人,深入刘武周的辖区,突袭突厥人······杀痛快的结果就是自己死的不会痛快。
  “段兄,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的:惹恼突厥人,引诱他们追杀咱们,一直追踪到太原府。”
  “在这样的目标前提下,痛快不痛快自行思量。”
  二十七人,二十七骑,担心有人折损在马邑,又舍不得随便丢弃战马,就给了这样的突袭装备。
  突袭不难,难的是从突厥牧民,或者说突厥骑兵马下逃生,并一直能逃到太原。
  “主公,这些战马不行呀!”
  这才离开太原不足百里,就算是他们挑选山路北上,也不应该出现战马累的气喘吁吁的状况。可偏偏有些战马就已经感觉气力不支了。
  “咱这是去养马地,遍地都是马,不需要考虑这个。”
  其实,许央的心里也是有点不舒服。自己的战马绝对是健马,他自然的以为,所有人配备的都是健马。
  这时候一看,健马的配备不足一半。好歹这是去做突袭逃命的营生,不至于要心疼一些战马吧?
  段志玄的脸色也沉下来了,看着有几匹蹒跚的战马发懵。
  过了新兴郡到太原之间唯一的,不算险要的石岭关,就到了忻定平原,就算是刘武周的实际控制区域了。
  许央一行并没有从关门出关,需要隐藏是一方面,这石岭关周围的山势不险峻,也为他们潜行北上提供了条件。
  这已经是在险地了。
  “许央,怎么干?”
  部分战马的老迈不堪,让段志玄多少有些焦虑,憋着一团火似的。
  “段兄,在敌方腹地,时刻保持冷静和清醒是必须的。这时候大家都心浮气躁,先平复一下心情吧。”
  许央就直视着段志玄,平静的看着段志玄的不忿,硬盯着他,直到他眼神不再跟自己对视了。许央这才找了一处山凹休息。
  一支队伍,不能有两个声音,如果段志玄还要硬抗,许央不介意把他留在石岭关。
  把脑袋挂在腰带上的买卖,必须先得把内部统一了,就算是镇压、杀戮也不在惜!
  稍微歇息一阵,许央就将段志玄喊过来了。施压只能适度,不可以无限制。
  “段志玄,翻过这道山梁就是饮马河。我需要你带人监视饮马河一天,摸清牧民赶着畜生来饮水的时间、次数,以及负责带牲口来饮马河的人数。今日不得袭击!明白了吗?”
  “末将明白!目的是什么,能否明示?”
  有这句话,说明段志玄心里对自己没有埋怨,就是单纯的对现状不爽。
  许央也不那么严肃了:“老段,咱们的战马你也看到了,有一半几乎是废马,根本无法支撑逃跑的活。”
  “所以,咱们当前首要的,必须先凑足可以让我们逃出生天的马匹配备。至少一人两骑,只有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以后,才能考虑杀人,以及激怒突厥人的活。”
  说完,许央拍了拍段志玄:“老段,一起出来做这事,我想把兄弟们都一起带回去。现在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需要齐心合力,精诚团结!”
  段志玄是个执行力相当强的人,在军营里训练队形时,许央就了解到这点了。或许他的谋略上有欠缺,但是理解力不差,执行也是不折不扣。
  确实,一天的时间,段志玄摸清了饮马河周围牧民的情况,一共有几拨,分别有多少人,都带着什么样的牲口,有几匹马,牧民是青壮还是妇孺,各自从哪个方向过来,在饮马河停留的时间,相互遇到的可能和节奏等等,事无巨细,相当的周全。
  段志玄的汇报,让许央可以在脑海里形成一幅饮马河的画面,动态的画面。
  由于刘武周算是新占领这片区域,突厥的牧民也是临时走近这片草场,相对而言戒备严密了很多,不像在塞外的放牧。
  每一拨牧民,至少配备了五到十名青壮,还是全副武装,随时可以作战的那种。
  “前期凑足战马的作战,一律以偷袭为主,尽量不针对牧民动手,只暗杀那些牧民的护卫,以抢夺战马为主,尽可能的一起行动,在第一时间斩杀,夺取战马后离开。”
  “狐杨岭是第二个停留点,那边挨近浮沱河。在这里完成第一次袭杀后,在狐杨岭集合,再进行第二次袭杀。”
  “第三个集合点在子午岭······从现在开始,分兵行动,每一次完成后,都必须在下一个据点等一天,一天为限,过期不候。”
  “马匹收集到三十匹左右时,到时候一人双骑,集中所有人,再开始正面冲杀牧民,破坏牧民的据点,无差别的屠杀。一次,仅需要一次,我们就必须马上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