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刘文静并没有因为许央的这几句话就放过他,反倒是觉得许央的话冲撞了他。
  也是,刘文静是晋阳县令,算是李渊到太原就任后的绝对骨干,不论从那方面论,他向许央问话,都算是给许央面子。
  可许央的话,感觉这小子是在指教自己了。
  “许央兄弟以为咱们就什么都不做?那今日许小兄弟今日来此又有何用?”
  许央觉得自己刚才说话够客气了。你们说你们的,我听着陪着,也不碍事吧?你老小子将话题扯向自己,没怼回去,算客气了。怎么还没完没了。
  “刘县尊,二哥让我来,我就来了。至于来干什么,我以为我是来等唐公的,等唐公到了,该说什么自然会说,也应该等唐公回来再说。刘县尊以为呢?”
  许央的话已经带着火气了。
  自己可以给李世民面子,在李世民跟前稍微小心些,就是李世民也是平等与自己论交。刘文静算哪根葱了?
  所以,当刘文静话锋不善时,许央也就不客气了。
  李渊和李世民感觉谈话撞出了火星,就从门侧闪过身来,让后堂的一班人都能看到。
  刘文静刚张开口,却因为李渊和李世民进来生生的憋回去了。
  许央跟着起身,随大家向李渊施礼:“许央见过唐公,见过二哥。”
  许央是唯一一个在见礼时提到李世民的。这是小节,在别人看来许央是在谄媚,难免看过来的神情有些异样。
  “高君雅和王威完全觉察到了,今日见我,说了不少莫名其妙的话。这事难办了!”
  时机未到,不管是军卒还是粮草,都还没有筹备足。晋阳城的安靖才刚刚有了起色,要说晋阳城对李渊有归心,还谈不上。
  就任太原的时间还是短了些。
  “唐公,事已至此,迫在眉睫,是该动手了!”
  “不是说动手就能动手的,诸事都不就绪,仓促行事,一旦中途出现异变,恐怕难以挽回。”
  “按照马邑那郡丞李靖的行程,此时差不多到长安了,有些事恐怕藏不住了。”
  “这还不是重要的。就是高君雅和王威此时要派人到长安,甚至到江都,我们又有和理由阻拦?已经是摆在台面上的事了,不是说拖些时日就能改变的。”
  从李渊进来后感叹一句,七嘴八舌的就开始谈论了,都还是颇有见地的。
  许央还是静静的听着。
  刚才跟刘文静斗嘴,让李渊和李世民都听到了,听到的还是自己最后怼刘文静的那几句。许央觉得自己该稳稳。
  毕竟刘文静是李渊绝对的心腹,而自己只能算李渊看重,只是与李世民交好而已。
  “刚才许央小兄弟说,待唐公来,该说的自然会说。诸位,倒不如听听二郎这般推崇的小郎君有何高见吧,咱们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
  刘文静在讨论的间歇,很不合时宜的又在拖许央。
  “唐公若是觉得需要小子说,我自然是要说的。”
  许央还是一个意思:说不说跟你刘文静有屁关系?
  李世民看许央的表情很是有趣,还不时的转向刘文静,来回看看。
  “许央,现在的情形你怎么看,就说说吧。”
  李渊到底是不想剥刘文静的面子。
  “唐公,诸位,我看过二哥给我的抵报,也从诸位的议论中知道一些信息。现在的情况之所以严峻,是因为马邑县丞很可能已经向长安密报了。注意,是可能。”
  “第二就是说,晋阳城的高君雅和王威也对我们有了戒备,甚至会采取一些行动,包括派人向长安密报。”
  “这两点,在我看来都可以忽略,不需要考虑。我们还是需要稳扎稳打,把一切准备就绪,以确保起事之后不出现大的变故。”
  许央稍微顿了顿,等着有人提问或者反问。
  “这就是你的高见?居然是不必在意密报朝廷?一旦朝廷先下手,事态将无法控制。”
  许央瞥了瞥刘文静。虽然很感激他的配合,还是瞥了。
  “去长安跟谁密报?咱的君王在江都!长安的代王敢在没有君王首肯的情况调动大军?哪位臣工又敢建议因为捕风捉影的密报,就调动大军诬陷驻防边境的封疆公候?”
  “既然长安没人,也不会有这样的决断,那咱还担心什么?至于跟江都勾连,江淮、河南已经乱成一团,大大小小的义军队伍十多股,每天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别说是李靖告密,就是君王想回长安恐怕也回不来了,密报者能去了江都?”
  “长安群龙无首,不正是我等起事良机?”
  见许央说的在理,长孙顺德也插了一句,也是不想让刘文静继续跟许央呛。
  “确实。但是,正如裴公刚才说过,晋阳城不能乱,这是咱起事的根,就算是咱要动王威和高君雅,也必须是合情合理。”
  “刘公刚才说朝廷戒备满满,现在可以忽略。北方突厥虎视眈眈和内部处处捣乱确实是存在的,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可以将这两个问题合并解决?”
  许央习惯在跟人交谈中完善思路,跟人交流时,可以激发自己的灵感,在各人的见解中汲取信息,也能在脑海里对形势作出判断。
  “愿闻其详。”
  说到这程度,李渊也认同了,便开口问。
  “唐公,北方的突厥如何看中原的局势很重要。小子以为,突厥最不喜欢的应该是中原大一统了,最喜欢的就是中原四分五裂。”
  “只要咱们遣一人大才者,出访突厥,将起兵的意思转达,说不定还能从突厥处获得支援,而不是担心他们会在咱们起事后抄了咱们的后路。”
  “再说高君雅和王威,突厥对于晋阳城,乃至整个朔方河东,说不是生死大敌也差不多。若是高君雅和王威勾结突厥······是不是在对他们动手时,晋阳城的百姓就可以接受了?”
  “可是他们没有跟突厥勾结呀!”
  许央惊讶的看了看说话的刘弘基,也不知道他最后是怎样混上国公的,就这脑子。
  刘弘基说了这话也觉得不对了,很是憨厚的笑了笑。
  “若是这般,北上找突厥商谈者,就相当重要了。”
  李渊环视了一圈,似乎在等人自荐,也确实是等人自荐。此行功劳不小,风险也相当大,一旦出现意外,很有可能就丢命了。
  “唐公,我去!”
  刘文静起身了,说的铿锵有力。同时还不忘朝许央丢过来一个不屑的眼神。许央的表现,让刘文静有点冲动了,应下这差事,最起码可以弥补刚才针对许央的做法。
  议事结束后,李世民喊住了许央:“自你来晋阳,一直忙于琐事,还没有请你到府上做过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跟我一起。”
  李世民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行为,许央知道这算是彻底被李家父子认可了,也亲近了。
  李世民住处也在留守府内,是一处单独的院落。当然,院落要比许央那个大很多。离许央的那处院落不远。
  这一路李世民都很兴奋,不停的赞扬许央在议事时的表现:“我建议邀请你参加议事,就是我父亲也是有疑虑的,更别提其他人了。”
  “他们又如何知道兄弟的眼界和谋略?总是要有这样一次的,否则做什么事都有闲话······”
  不管事情的缘由到底是什么,李世民这样说,给足了许央面子。
  李世民领着许央进门,一直到了后堂······这就是真的通家之好了。
  “这是你嫂嫂!”
  许央顺着李世民的介绍抬头看,在看到面前那盘着妇人发髻,却宛如少女一般的妇人时,心被抓住了,很疼。
  怎么会?
  自己怎么会忘记这张脸,怎么会忘记那铭刻于心的容颜。
  还记得你最后的时刻,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三十六岁的你,还依然保持着少女的容颜,深深烙印在我心间。
  公司的提货单遗失。我驾着车,思考着补办提货单和支付拆借资金日息的麻烦,也正是因为我走神了,车偏离了,直接导致了你的生命偏离了我。
  我变卖了公司,清掉了所有的债务,想着在终南山苟且偷生,用对你的思念,来伴我度过余生。
  我穿越了,以为离你隔着千百年,你怎么就出现在我眼前?
  “小叔快请进。听二哥多次说起叔叔的事,妾身一直想见小叔。今日算是如愿以偿了。”
  长孙无垢清丽的声音,让许央顷刻从混乱中恢复过来:这是长孙无垢,李世民的正妻,未来的皇后,后世称颂的贤后。
  可······怎么会是这样?
  许央强忍着那种心疼,躬着身施礼,躲开长孙无垢看过来的眼神,以掩饰自己刚才那一瞬间,无法释怀,难以置信的心境:“许央见过嫂嫂。”
  趁着低头的瞬间,许央以两世为人的阅历,极快的整理好心情,再抬起头时,许央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神情,只有心中的疼,还一直持续着。
  长孙无垢生于601年,似乎跟自己同年,就跟前世一般,跟自己同年。
  长孙无垢死于636年,跟前世一样,在风华正茂时离世了。
  只不过,这一世,她是李世民的正妻,称呼自己小叔,不是自己的心尖肉,也不称呼自己老公。
  许央一直不停的提醒自己,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不是前世,那个心底镌刻的容颜,也不是前世自己的她。
  可心疼的感觉,怎么就没法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