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一众上年岁的猛然间站起,让李世民也有些紧张,本来搭在许央身上的手,不知道怎样就落下了。
  许央对这样的情况一点都不惊讶。
  师父当年做武将时,就是这个名字,也曾是名震天下的武将。
  想当年……帅帐里这些人应该都还没出生吧。
  “你师父可还活着?”
  “去世了。”
  许央含糊了去世的时间。一个百二十岁寿命的老人,太有点惊世骇俗了。
  一个个又坐下了,脸色阴晴不定,时不时盯着许央看。
  许央知道他们看自己的意思。解开铠甲,从腰带后拿出一枚印鉴,没有说话,上前一步,轻轻的放在帅帐的矮几上。
  李渊拿起印鉴,翻过来看,又顺手递给身边的裴寂……许央注意到王威眼神里那一闪的阴郁。
  “看来我父亲当初所猜想的是真的。”
  李渊自言自语的感叹。
  “父亲,高敖曹是谁?为何……”
  李世民很疑惑父亲他们这些人的行为,特别是刚才自己无意间心里对许央的戒备,让他有点愧疚。
  大隋,或者说北周在统一北方之前,整个北方就一直处于战火之中,说是城头变换大王旗也不为过,二三百年,一直就这样。
  虽然也有一些王朝想过修史,一直没有系统的历史记载。李世民也算是是饱学,却也对那一段时间的历史事件不是太清楚,不知道高敖曹也正常。
  这时候的李世民还是一个想着结交天下英雄的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不是那个让人胆寒的君王。
  所有的一切,许央都了然。这也正常,不这样才怪,不这样自己才需要小心,甚至都考虑是不是该带着田丰和江夏逃之夭夭了。
  “小郎君,可说?”
  “事无不可对人言。师父当年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是响当当的人物。唐公请讲,就是小子也对师父了解不多。”
  “高敖曹高公,乃是东魏京兆郡公,东魏第一名将,就是当初大周宇文泰也敬重三分,或者说高公并看不上宇文泰。”
  宇文泰掌权北周期间,对内团结各方,澄清政治,建立府兵制,扩大兵源,设立八柱国。
  对外立足关陇,争战东魏,蚕食南梁。其亲自指挥的小关之战、沙苑之战,皆是以寡胜众的军史典范,更是为北周和大隋强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李渊对宇文泰应该是有尊称的,只不过大隋是拿了宇文家族的基业,尊称宇文泰不确定有没有麻烦。
  就是这样,李渊说起宇文泰时,还看了看王威。
  许央觉得,李渊有点过于周全了。
  就连宇文泰这样的人物,那高敖曹也看不上,可见高敖曹在当年是何等的风光。
  “先父参与了那一场大战。虽然世人多说那一战是因为高公对宇文泰的轻敌,事实上,高公那般人物,又怎不懂狮子搏兔须用全力?其实,那一战东魏失败的原因是因为东魏内部倾轧严重。”
  许央却知道,那一战是师父对俗世失望了,故意表现出轻敌才导致的失败,也想借机脱身。
  “西魏大胜,高公脱身。问题就在这时候,高公这样的高门名将,从战场脱身后,怎么会孤身一人?他的部曲呢?他的家臣家将呢?没有一人陪着,这太不正常了。”
  “更为奇怪的是,高公与河阳太守的恩怨,就连西魏都有所耳闻,那高公岂能不知?为何高公在脱身后会到河阳求收留?还是单人独马到河阳求救,岂不是自投罗网?”
  “这样的事偏偏就发生了。先父在那一战结束后,一直怀疑高公没有战死,但那时宇文泰的大胜之战,必须以在阵战上杀掉高敖曹作为战功来宣传······”
  营帐里的人一阵唏嘘,不仅对高敖曹这样的英雄人物死而复生感慨。
  许央倒是没什么感触,若是师父在场,或许会有些羞愧,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到底还是被人怀疑了。
  也就是宇文泰得知高敖曹死后太兴奋,以至于不想追根问底,否则,师父这些年游历天下,搜寻可传承的幼童,也未必能这样轻松。
  “许小郎君,本帅会将你此战的悍勇上奏朝廷,此战,你为首功!”
  李渊这时候才回到正事上,很是一本正经的跟许央说。
  许央不明白李渊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向朝廷给自己请功?他有毛病还是自己有毛病?
  “唐公,许央山野之人,此次这番境遇,是因为我与世民兄相见甚欢,纯粹为朋友帮忙,朝廷请功之事,还望唐公莫提。”
  这是营帐,李渊含糊,许央也只能含糊。不推辞,说不定李渊以为自己真有报效朝廷的想法,推辞······功劳在,说不定会有人以为别有用心。
  “哦,原来你如此,倒是本帅唐突了。你跟世民年龄相仿,倒是可以多亲近。此战结束,大军就要会晋阳了,许小郎君倒不如到晋阳小留一段。”
  李渊果然不再顺着向朝廷请功的事继续了,只是不经意间看了看王威:这是我家儿子私谊,人家不在意朝廷的那份奖赏,这不怪我。
  “父亲大人,这是孩儿与许央的交情,谈不上请功,纯粹就是我请许央来帮忙的。若不是战事吃紧,我早请许央到晋阳了。”
  这些场面话吧,许央总觉得那王威就是在看戏,看李渊父子这样表演,而裴寂之流就是配角,都在戏中。
  许央突然想起自己在那破庙里截获的密报,也该得空解开了。
  此战大胜,甄翟儿被斩,所谓的义军溃散,俘虏无数。这些都不用许央操心。
  在见过李渊之后,好像李渊生怕许央离开一般,或者是担心在这大营里能有什么不妥,第二天就下令让李世民开拔,目标晋阳城。
  李世民离开,作为李世民的朋友,许央也在第一批凯旋回城的队伍中。
  一处三进的院落,亭台楼阁,鱼台花谢,影壁回廊,庄重典雅,朴素大方,这就是李世民给许央准备的住所。
  在许央抵达晋阳城后,院子里连伺候的丫鬟老妈子都配备齐全了。
  “世民兄,这······这让小弟如何能承受得起?”
  就是许央有准备,知道李渊家会高待自己,也没想到会下这样的血本。太原留守府,进来府中许沿途也看了,这样的宅院没几处,自己的这待遇,几乎跟李世民的几个兄弟齐平了。
  “许央,你受得起!千万不要推辞,此战你所做的,怎样做都不过分。”
  李世民在离开前线时,他老爹说了:若不是自己的姐妹都成了家,许了人,这才是良配!
  也就一个照面,父亲就想让许央成为自家人了,李世民如何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许央?更何况,几日的交谈,许央确实让自己觉得是可交之人,还是可深交之人。
  许央处于宅院中泰然的神情,确实证明许央是高门大户的出身。
  前一世,许央本身就是富甲一方的豪商,这一世被选定为灵子,在山门也是被人伺候着活,真的挺适应这没羞没臊的生活。
  “田叔,江叔,入世了,你们以后或许也该成个家了。”
  这不是玩笑,入世就要有入世的样,真要是三人还是这般孤家寡人的做法,很难免让人不放心。
  没有牵绊就没有顾忌,这也是所谓的无欲则刚的另类解释。
  三人入世,是为墨家传承发扬,不再能过枯守山门的日子。
  “主公,我俩是不是应该改名?”
  “改名?”
  这个许央还真没想过。
  “主公,我俩是老主公以灵子的备选人领进师门的,都是孤儿,也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之所以继续留用原名,那是不确定能否成为巨子,是否留在山上守山门。”
  “如今,已经不在山门,又不想离开主公为朝廷,或者为唐国公所用,只有家人、家臣,家奴才让人信服。”
  “这些日子,我俩在李世民的军营,一直是以许田、许江自称。为以后计,还望主公允许我俩更姓改名!”
  说完,田丰和江夏就单膝跪下了。
  他们二人,应该是许央此生最为贴心信任的人,胜于家人。他们三人这一生的命运是相连的,真正的同呼吸共命运,田丰和江夏也没有开枝散叶的想法。
  “好。委屈田叔,江叔,那以后你们就是许田、许江。”
  这样也好,自己还能称呼田叔江叔,好像在李世民跟前也是这样称呼过,倒也说得过去。
  李渊并没有交予许央太多的事务,甚至连个名头都没有,就如他放在城外新招募的军卒一样,都处于隐秘的状态,有点秘密武器的意思。
  李世民倒是常来,除了闲聊,也时常带着朝廷的抵报,甚至李家内部议事的一些记录,一起跟许央参详。许央这时候的身份,倒是有点李家客卿的意思。
  一晃就过了年,许央也就有了闲暇的时间,也有时间琢磨当初在破庙里拿到的密报了。
  密报是凌乱的文字,就是将一篇文章,用固定的规律打乱,隔几个抽几个,然后写几个,就成为乱文。
  静下心来,这玩意儿还真不难。
  田丰急匆匆的跑进来:“主公,那李世民来了。”
  许央琢磨那密报,田丰和江夏是知道的。毕竟那是杀了太原留守府的兵,不好让李世民见着了。
  许央只是愣了愣,并没有收拾矮几上的杂乱纸张,起身就出去迎接李世民了。
  田丰忐忑的跟着,直到许央将李世民领进书房,田丰的心揪的更紧了。
  “可认识这个?”
  许央把那五块身份牌丢给李世民。
  “哦,王家和高家的家将玉牌,很亲近的那种。”
  “那请李兄看我这几天琢磨的游戏。”
  许央将矮几上摆放着的纸张,按顺序放好,请李世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