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江夏玩的时间有些长,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懒得理他。
  许央和田丰蹲在一处平缓处,随便拿树枝在雪地上画这一片的山形谷势:“还是不行,除非能找到吃食,否则,就这天气,根本没法绕路。”
  许央丢掉手里的树枝,无奈的下了结论。
  江夏也过来了:“主公,冲过去就是了。不相信他们能挡住咱们三人的冲锋。”
  这是在实在没有办法时才能选择的。对方不仅仅是五百骑,是全副武装,带着弓箭的五百骑。冲阵打穿,对许央三人而言,应给不难,最多就是受些伤,那群骑兵还拦不住他们三人。
  可就怕他们三人还没冲到人家队形跟前,就被射成筛子了。
  对方的弓箭,才是最难啃的。
  田丰止住了江夏的嚷嚷,给主公营造一个可以思考的环境。多年在老主公手下养成的习惯,遇到难题有主公。
  “咱们比那群人的优势就在于咱们有五匹不曾出过力的战马。”
  “你俩看看这样行不······一人带三匹驿站的良马,前去叫阵,引他们追杀。以马力强弱甩开距离,绕行这条山谷,或者不在惜马力,从此处较低的丘陵越过。”
  许央又拿起那根树枝在刚才画成的简易地形图上比划。
  “另外两人躲在此处,待那五百骑过去,骑驿站的良马急性。最后三人在此地汇合······”
  许央最后在象征着那五百骑聚点前方十里左右的位置,将树枝插在雪地上。
  田丰夺过江夏手里的望远镜,看看地上的简易地形图,又爬上山顶观察。而江夏愣了那么一下:“主公,此计甚妙!我这就去叫阵!”
  许央就在这个山头,看着江夏带着三匹马从山谷直奔那五百骑的聚点。三五里,也就是骑兵的正常冲锋距离,不远。
  也就一阵,远远的看见江夏靠近那五百骑的位置,看见那五百骑开始上马,看见江夏扭头狂奔,看见·······
  不对,当江夏转头狂奔,想引那些骑兵追击时,许央在望远镜里看到那些骑兵在追了不到半里地时,都停下了,似有不甘的又转头回到聚点。
  怎么回事?难不成对方已经识破了自己这边的想法?许央把望远镜递给田丰:“你也看看。”
  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大体情况,田丰也在你疑惑。
  江夏不死心,再一次靠近,这一次比上次靠的更近了,甚至可以看到江夏对着那群骑兵骂骂咧咧,却依旧是无法引诱那些骑兵追击他。
  若是再靠近,便有箭矢飞出,逼着江夏退回去。
  江夏尝试了三次,田丰就看了三次。
  许央已经再一次蹲在刚才的那缓坡处,低头沉思。
  “主公,那些狗日的不动呀,根本引不出来!”
  江夏回来了,很是不忿,没能发挥诱敌的作用,白白迎着冷风跑了半天。
  “主公,难不成那队骑兵中有高人?”
  田丰也下来了,疑惑的问许央。
  “高人?呵呵。哪有那么多高人能料敌先机?田叔,江叔,咱们从昨日遭遇这队骑兵,一直到此时此地,有多长的距离?”
  琢磨了一阵,许央大概想清楚这诡异现象的缘由。
  “差不多三四百里吧。”
  不确定,只是估算。田丰认为不会少于三百里是肯定的。
  “对,至少三百里有余。我们昨晚在那窑洞里休息,他们这五百余人,绝不会有可以让五百人休息的窑洞。”
  “作业风雪挺大,找不到休整之地,只能带着马在风雪中游荡。你说他们是人骑马还是人牵马?”
  “一天一夜不眠不休,人如何?马又如何?”
  “主公是说,他们不是意识到江夏是引诱他们,而是他们人乏马疲,根本无力追击?”
  田丰已经完全明白许央的意思了。
  江夏遇到这情况,几乎都会闭嘴,等着做出决定后自己执行就行,这时候只需要有耳朵听。
  “只是,主公,即便他们人乏马疲,只要卡住那里,我们还是没法轻松通过。”
  知道了缘由又怎样?还是没法改变现状,不是闯过去就是绕路,这两项都不容易完成。
  到底是没学过十六字诀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此时的情形是相当的合用。
  许央微微笑了笑:“也不是没办法轻松通过,他们仰仗的无非是箭矢,若是能有办法消耗完他们的箭矢,对于我们来说就容易了。”
  这时候不仅是江夏,就是田丰也懵了。
  这不是江心,玩不了三国时的草船借箭,想要消耗对方的箭矢,谈何容易?那是五百骑呀,就是有两百人携带弓箭,那也不是三人能扛得住的。
  “田叔,江叔,咱们需要如此这般······”
  许央三人全部出动了,这次是三人三骑,就这样耀武扬威的向五百骑冲锋。
  许央安排三人散开距离,最好是能在对方的聚点形成环形的包围圈,实现围三缺一的态势······三人围五百,怎么想怎么不可能。
  在距离那五百骑兵二里地时,许央驱使战马开始飞奔,虽然只有三匹马,在山谷中从不同方向冲击,动静挺大。
  对方早就严阵以待了。
  眼看战马就要抵达射程,对方队伍中骤然响起箭矢起飞的啸声。而此时,就在战马即将踏进一箭之地时,许央猛逮缰绳,战马前蹄凌空,随缰绳指向,战马凌空的前蹄落下时,战马已然转身。
  挺有气势的箭矢感觉就是擦着马身,纷纷插入地面,尾翼颤动,铮铮作响。
  成了!在张弓搭箭的间歇,江夏和田丰用长枪和马槊不断的将插在地上的箭矢拍断。
  曾记得这是契丹人在袭扰大宋边城时的伎俩,许央借来使用,确实相当见效。
  看看田丰和江夏,虽然看不清他俩的表情,听见江夏呜呀呀欢快的叫声,也知道都得手了。
  到底对方也不傻,就在许央第四次冲锋时,居然只有零星的几支箭射出······对方不再射箭了,已经识破了许央他们的意图。
  又一次冲锋起来了,三人三骑,从三个方向,距离在接近一里地时,战马疾驰起来,就看见三股飞舞的雪线,直插那五百人的队形······
  麻木了,无所谓了,不陪着玩了。眼看许央他们三人就要冲进一箭之地,五百人的队形中,已经没有人再拉弓搭箭了,就等着看许央三人勒住缰绳,再在他们眼前玩一次花活。
  然而,这次不同。
  许央三人的战马根本就没停,而是任由战马飞奔,直到冲进人群······
  这时候许央觉得自己这工兵铲真的不适合骑兵作战,每一次砍杀,都需要附身,都需要贴着马背才能砍到人。
  也就瞬间,在那些军卒还没反应过来,许央已经勒住缰绳,调转马头。
  砍翻的,砍伤的,还有被战马踩踏的,顿时那五百人队伍中惨叫连天。
  当再次冲锋时,对方终于忍不住上马了,驱使着战马,呼喝着,成队的向许央三人冲杀,而此时,许央三人都会直接逃遁,根本不予接触。
  “哈哈哈,太过瘾了!此计甚妙!过瘾!痛快!”
  刚返回隐藏马匹的位置,就听见江夏不停的感慨。
  “接下来该自由决断,目的第一个是消耗箭矢,第二个予以压迫,第三才是杀人!”
  许央重点是交代江夏,担心他杀的兴起,直接杀入对方的阵型中。
  “明白!”
  三人换马,再一次重复着刚才的操作······
  出现了一次冲杀进阵,自然就有了应对。那队骑兵中也不是没有长脑袋的。对方开始分配弓箭,以防御许央三人的冲杀,并且开始组成步卒的防御军阵。
  失去了战马的骑兵,战力真的不如步卒。
  按说战马的冲击力是有限的。许央他们消耗对方的箭矢,对方就想消耗许央这边的马力,就看谁先被消耗殆尽了。
  只是,对方想不到三人三骑只是表象,许央他们有八匹马,还有五匹驿站的良马。
  这种袭扰,从开始后就没有停,到后来许央三人都能轮替着一个人休息,两个人袭扰,一刻都不停歇。
  主要是许央那工兵铲根本不适合骑兵作战······
  心里上的压迫比真正被杀还恐惧。
  从许央定下这样玩,就再也没停,就是夜色降临,依旧在继续。
  白天马蹄踏出的路线,即便是夜晚,有白雪的映衬,依旧可以准确的找准冲锋的线路。更何况对方的队伍里还有零星的篝火点燃。
  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这五百骑兵应该说是两天两夜没有安生过了。
  在许央三人这般毫无规律,却时时都杀人的逼迫下,在饥寒交迫的身体状态下,真正的身心俱疲,终于有人顶不住了。
  一直这样折磨到第二天天黑下来,有人杀马了。三五人喝足了马血,相互对视一眼,在人们的注意力绷紧,全心贯注军阵外的冲杀时,便借着夜色,悄悄的从一侧逃窜了。
  这样的行为只要有人开头,就几乎成为洪流,任谁都难以控制。
  许央看到了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那些黑点,不理会,三人仍然继续着重复的操作,无休止的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