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徒儿,你见到这份书信,那就是师父去了。
  百二十年的寿数,世间难寻,为师算一个。只是,为师不知道能不能魂归山门。
  这一世,为师曾做武将驰骋沙场,做文臣治国安邦,做游侠行侠仗义,做名士教化四方。心中却不曾一刻忘记千百年门派的愿望:重登显学神坛。
  几十年尘世历练,当为师深知不能实现师门愿望时,便转为传承为上。十几任亲传,皆未能完成历练。
  央儿,你让为师看到了希望,真正的希望。不止是你完成了历练,而是你灵光一闪的见地,让为师看到了一条康庄大道,将墨家教义融入俗世教化,传承万世的康庄大道。
  唯一的遗憾就是,为师老了,不能将你的见地衍生、拓展,从而成体系论述,让其传承、发扬光大。
  这一次聚议最终是怎样的结果,为师早有预料,也是有意而为之,就如当初农正问为师:这又是何苦?
  这是为师为维护师门尊严的做法,即便是顺应诸家传承学派的决议,那也是力所不逮,而不是妥协退让。
  这一次,为师想让徒儿做一件事:入世,出仕,将你的理论在世间成型,并传承万世。
  正如徒儿所言,墨家机工该是造福黎民之术,墨家教义应该融入大势,应该求同存异。山门守不守无所谓,教义传世,山门自在心间;门派之见守不守无所谓,教义传世,门派自然流传。
  为师知道,你已经融百家学术于一体,有了自成一派的雏形,或许墨门教义在你手里会是面目全非,或许墨门在你手里将是荡然无存。
  为师去了,墨门将是你的墨门,将在你手里传承,她会怎样,那是你的志向。
  另,为师需让徒儿知晓,墨家门徒千千万,皆混迹于俗世,门阀食客、凡夫俗子、达官显贵、绿林江湖,甚至宫闱皇室,无处不在。望徒儿慎使之,慎用之,慎亲之。
  当许央带着泪光看完师父的遗言,也证实了他的预料·······自己得下山了。
  “田叔,师父可曾说过让我何时出山?”
  “主公,这倒没说。老主公只是告诉我,让我与江夏陪主公下山。”
  “那咱入秋再说吧。”
  “全凭主公做主。”
  此时的田丰,已经完全适应了身份······他未来将是主公的长随,入世后的长随。
  许央好像恢复了,可每三五天都要去老主公的坟头转悠。说是祭奠,哀思,许央却总是呆呆的坐在老主公的坟边,看着对面的山崖。
  师门都以为这是主公对老主公的情感深厚,难以接受失去老主公去世的事实。
  久了,也就不再过分担心了。
  悲伤虽然最耗心神,当许央开口说话,一日两餐,生活习性逐渐恢复后,已经不太让人担心了。
  之所以一直滞留山门尚未下山,就是在自我调整。
  其实,许央是在等秋风刮进那片山崖……
  许央就是在单纯的等,就陪着师父看着那片山崖,仅仅是看旁边那片山崖下,自己熟悉的植物慢慢的成熟。
  许央的心情是激荡的,说不清,始终没有再走向那片山崖,仿佛山崖那边就是他的前一世,而师父的坟头才是这一生。
  这两世人生偏偏距离这般近。
  看着那片山崖下那些枝叶渐渐变黄,许央就感觉自己是看到前世的生旺墓绝,仿佛看清了前世的出生到死亡过程。
  算是彻底告别吧!我许央,从此便是处于隋末的墨家巨子,带着将墨学再登庙堂再成显学重任的当代巨子……
  秋天来了,树叶黄了,当秋风吹进那片山崖,那片山崖下的绿植也黄了,包括那些已经不再如当初的玉米、土豆、西红柿等!
  许央终于走向了那片泛黄的山崖下……
  许央如记忆中那般,开始那熟悉动作……收秋。
  当逐渐把秸秆放到,将秧苗拔掉,却看到了角落里静静的躺着的那把工兵铲,已经完全被泥土杂物包裹了,依然能看出它的本来模样。
  许央颤抖的手缓缓抓起工兵铲,在抓住的瞬间,许央踏实了,顺手抓着工兵铲在岩石上拍了几下,斑驳的杂物散落,依旧没有回复原本铮亮的光泽。
  许央试了试铲头的螺丝,拧了几下……还能用。将铲头折直成锄头型,许央就疯狂的在这片泥土地里翻地……
  许央将这一片根据那些已经成熟的种子划了片,挑选了能看的过去的种子,其他的都按分类随意的撒下,其他的就继续丢在那儿,似乎是要保持一个通道,留下一丝勾连。
  回头看过几遍,许央才迈开大步向山门而去。
  “主公,这是……”
  田丰迎来,接过许央手里的食盒,却发现食盒里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物事,甚至饭碗中都黄橙橙的颗粒状物。
  “食物蔬菜的种子。”
  许央不管田丰的惊讶,手里提溜着工兵铲,打了一桶水,直接将工兵铲丢进去,找了一把高粱穗的刷子开始洗涮。
  有门徒过来帮忙,让许央止住了。
  “主公,这又是什么?”
  那工兵铲逐渐显露了,不锈钢材质,合金的外皮,铮亮铮亮的显示出来了。
  那铲头,一边锯齿,一边开刃,工兵铲的手柄让许央一截一截的拧开,尾端更是抽出了一把带着开瓶器的匕首,黑魆魆的,却让人能感觉到它的锋利。
  田丰越看越惊!他也是炼器大家,一眼就知道这把似锹似铲又似锄头的物件,偏偏又觉得那是一把神兵利器。
  “这个……”许央抬头,手里再次将工兵铲连接起来,悠悠的叹一声气才又说:“是师父带给我的!”
  许央甩了甩工兵铲的水迹,直接将工兵铲甩了出去,就听叮当一声,工兵铲已经插进了三合土的院墙。
  江夏刚刚路过这边,不由的赶过去,看着那工兵铲发愣:“主公,你可以将钢铁做到这般程度?”
  田丰见江夏过来,脑子才从短路中缓过来:“主公说这是老主公送给主公的。”
  田丰说这话还不由的咽了口唾沫。
  许央没继续搭理发傻的田丰和惊呆的江夏,从食盒里找了两三颗只有鸡蛋大小的土豆,还拿了一只一丢丢大的还泛青辣椒,施施然向厨房走去……
  当一盘尖椒土豆丝出锅,许央刚要尝尝跟着过来的土豆丝还是不是那个味,却被江夏和田丰拖住:“主公,万万不可!”
  整个厨房里的门徒也都挡在许央身前,一副视死如归的凌然相。
  “老主公离世,是寿终正寝,是老主公夙愿得偿!老主公在天之灵,绝不想看到主公这般轻率的对待自己!”
  “主公,老主公的遗愿还需要主公完成!墨学需要再次显耀世间,师门还需要主公带领走向辉煌!主公,不可呀!”
  这次轮着许央愣了。土豆丝而已,怎么就……以为自己要自杀吗?要随师父归天?
  看了看冒着香气的尖椒土豆丝,又看看一大堆挡在身前,却不停回头看那盘菜的门徒,许央有点不知所措了。
  有感动,也有身份骤然变化的不适应,更有无奈。
  再看看田丰那股劲,许央想笑,却绷着脸说:“那…你来尝尝!”
  田丰就停了一瞬,脸色只有一刹那的变化,然后发狠一般,赴死一样,咬着牙夹起一筷子土豆丝,闭着眼塞进嘴里……咦,这味道真心不错。
  看了看主公,又夹着往嘴里送,频率越来越快。
  田丰的这操作,让整个厨房的人都傻了,瞪着眼看着发疯的田丰,都在等着田丰口吐白沫…~
  “唉,我说了是食物,师父带给我的!是遗产!”
  这话说出来许央都感觉到冷麻。
  田丰一直没有躺下,也没有口吐白沫,更没有抽风,倒是脸上那惊喜越来越多了。
  江夏也放开了许央,来回转头,很是疑惑,可许央再想去品尝,江夏还是会哭丧着脸阻拦,不仅是不让许央品尝,就是江夏自己也不尝一口。
  要是死人,那就死田丰一人。
  田丰没死,只是许央没能吃到尖椒土豆丝。
  到了第二天,许央召集了山门所有的管事,包括那些不闻俗事的宿老,带他们一起到了师父的坟头,指着山崖下那片土地:“就是那些,我按照品种分别栽种了,都是食物蔬菜。”
  “野生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却能感受到师父对我的叮嘱。大家或许不能确定,那就尝试。”
  “每年从各式各样中选择个大的作为种子,在师门的田地里种植,然后再挑选最大的种植,如此反复,直到每年的成熟果实不再增大为止。”
  “过几年,我希望我能在回山门时,看到稳定的种子!”
  古今之为鬼非他也,有天鬼,亦有山水鬼神者,亦有人死而为鬼中……墨家对于鬼神的观点也无非是借鬼神为我所用。
  自己也只能是这样借师父成神,来完善两世的荒唐关联。
  这算是了了吧,不管是山门,还是前世,都在许央心中妥当了,也了结了。
  于是,许央出山了。
  大业十二年秋,新一代巨子出山了。
  与此同时,无数的信鸽从终南山起飞,向整个大陆各个方向飞去,带着墨家巨子出山入世的消息。
  当然,仅限于墨家门徒,以及那些一直等着这个消息的传承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