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三日后,寅时。
  许央如往常一般,在寅时准时醒过来。从匡床上翻身起来,打开后窗,轻身扒上窗台,手里提着靴子,一蹲一起,向后院飘落而去。
  空中,许央一个屈膝翻身,将靴子穿上,落地时没有一丝响动。
  重复一如既往的动作,是担心惊醒睡的很轻的师父。
  轻松的从水井下拔水,轻声倒进陶盆,柳枝沾着细盐,胡乱的刷牙。
  随手拽下搭在架子上的麻布毛巾,沾着清冽的井水,贴在脸上······舒坦。
  沉醉在凉水贴面的舒爽中,许央突然觉得背后劲风临近······田叔还真是屡败屡战呀!
  许央侧身,一记摆腿甩出,身体顺势扭转,不管摆腿是否奏效,拳头就毫无间隔的抡出。
  就这样开始了。
  “三···四···五···呔!”
  五招过后,许央仍然还处于被偷袭之后的防守,便大喝一声,身体凌空,屈膝跃起,双拳向中聚拢。
  “砰砰···蹬蹬蹬······”
  田丰被击退三步,许央也由守转攻。
  “少主,这次是五招!”
  “田叔,这次是你偷袭,所以是五招。”
  两人对话,手里一刻都没停,拳脚在两人之间你来我往,打的甚是热闹。
  “今日就此停手吧。”悠悠的声音从房中传出:“该去应皇差了。”
  师父缓缓走进后院,许央清理陶盆,田丰急忙提出已经热好的水。
  试了试水温,许央帮师父准备好洗涮的物事,躬身伺候。
  “央儿,也就十天半月的差事,此行切记忍耐,万事以你自身历练完善为重。”
  “弟子谨记!”
  “你呀!既然说谨记,就要做到!别再跟去岁一般,忍不下一时,与人争端。已经快到山门跟前了,天下混乱,也就关中还算安靖,你的历练也不宜中断。切记不要急躁,不争义气!”
  许央无语。去年在荆州,是因为师门的情报显示那朱桀的叛军南下,一路烧杀抢掠,逼近荆州。
  正值自己对于造船的技艺也有所造诣,师父已经决定北上商洛时,自己见不得荆州城内人心惶惶的欺凌,就出手惩戒了一些宵小之辈·····
  “师父,弟子谨记,说到做到。”许央答应的相当慨然。
  打开铁匠铺的一扇门板,许央又成了一副呆傻样。
  许央憨乎乎的出门,拄着一根木棍,瘸着一条腿的田丰跟随其后。
  相邻的孙掌柜这时候也唉声叹气的正给自己的铺子上锁,看了看田丰:“田老弟,你这是······”
  “老父年迈,我又瘸着一条腿,呆儿又是这般情形···望我与呆儿能算一壮丁吧!”
  再看看一个个愁云满面的各家掌柜和伙计,都如丧考妣的从自家铺子里出来,相互看一眼,又相互一叹。
  一路向县衙,人便越来越多,等到了县衙广场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已经快把县衙广场填满了。
  就是气氛压抑的很,说死寂也行,说是都压着火气也契合。
  “老弱往东;妇孺往西;青壮居中!”
  “老弱者跟随马车,承担从本县往蓝田关运送圆木之劳役;妇孺上山,跟随匠人,承担砍伐枝捎;青壮上山,负责将圆木运送至山下!”
  “各自就位!凡弄虚作假者,杖二十!”
  每一条进入县衙广场的街口,都有官人嘶吼着。
  许央自觉的将自己归为老弱了,扶着瘸腿的田丰,就跟孙掌柜一起往东。
  没走多久,就有拉起来的麻绳,似乎是区分各种不同劳役的界限,还形成了圈羊一般的圈子,留有仅可以通过一人的口子。
  孙掌柜头前,田丰跟着,最后是许央。
  孙掌柜刚进去,就有衙役把田丰拦下:“你来作甚?混饭吃?一边去,一个瘸子!”
  这一拦,差点把瘸子田丰推搡倒。田丰一脸懵:“官人,不是要求一家必须出一人嘛?违令者死。小的不敢违背······”
  “你家没人了?死绝了?”
  这话······许央本来呆滞无表情的脸,顿时抽搐了几下。田丰手后摆,碰了一下许央。
  就这间隙,那孙掌柜转身了:“官人,铁匠家有一老父,已是风浊残年,随时都会归天。”
  “还有一聋哑傻儿······”
  孙掌柜伸手指了指田丰背后的许央。
  那衙役顺着孙掌柜的手看过来······这是老弱?还是伤残?六尺的身高,挺直的腰板,虽然不能说是虎背熊腰,绝对是膀臂腰圆的青壮后生。
  聋哑又傻?
  那衙役停滞了一瞬:“那这瘸子也不能算老弱,瘸子根本就没法劳役,那傻子······”
  衙役说话,还走近许央,相看牲口一般,拍着许央,一拳一拳的锤在许央的肩窝,许央的身形连晃都不晃,纹丝不动。
  不过,许央却是从这衙役的话中听出了什么。
  伤残不能服役,或许那宋捕快是假传命令了,或许自己还是能逃掉这劳役。
  再看看望过来的人群······这就是一群憋屈着、压抑着怒气又胆小懦弱的屁民,这时候若是有人出头,指不定就能乱起来。
  许央没想着去挑头乱,就是想借这个气氛,招来上官,让上官看到自家的实情,或许可以实现自己逃役的目的。
  于是,许央开始叽哩哇啦的出声了。
  聋子一般都觉得声音不够大,哪怕是阿巴阿巴,也是在使出吃奶的劲叫唤。
  有点乱。看热闹是天性,人群有点往这边拥挤的迹象。
  乌泱泱的人群,还都是被逼着过来的人群,这混乱的场面,感觉稍微有一点火星,就可能将整个商洛炸了。
  着绿袍的县丞,见这边的混乱情况,两只脚极快的倒换着往这边跑······
  “何人喧哗?所为何事?”
  嘶声裂肺的嚎,一个文弱书生能嚎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
  “赞府······”
  那衙役见场面有点失控,挺惊慌的,给县丞回了一礼,居然不知该怎样解说。
  许央是聋哑人,还有点傻,自然不能因为县丞的嚎叫就停止自己的阿巴阿巴,便吸引着那县丞的视线过来了。
  这也是许央的本意。
  “谁让你来的?”
  这就是对着田丰责问了,还是呵斥般的训问。
  “回赞府,家里除了近百岁的老父亲,就剩下小的跟这聋哑呆傻的小儿了。宋捕快说,一家一人,不来就死,小的不敢违背。”
  田丰虽然表面上很拘束,很恭敬,说的话相当条理,没一丝胆怯。
  县丞顾不得注意田丰这相悖的动作语言形态,转头指挥衙役:“让人都散开,各就各位,把宋元成给我找来!”
  果然伤残是可以免劳役的。许央听那县丞的语气,就觉得这次或许赌对了,是那宋捕快的锅。
  很快,那宋捕快来的很快,当他看到许央和田丰时,似乎已经明白事情的缘由了。
  “赞府,小的恳请赞府借一步说话······”
  看着那宋捕快跟在县丞后面离开时,还不忘丢过来一个让人捉摸不定的眼神,许央又觉得这事要出幺蛾子了。
  “赞府,那瘸子是瘸,小的是见那聋哑的后生可用,整个县城也找不到几个像他这般壮实的后生了。”
  “咱县的这次皇差,赞府都跟小的们强调过,实在不敢有所怠慢,这样的后生确实可用。若赞府惩戒小的,也等这次完成了皇差再说。”
  宋捕快三言两语,让县丞不止一次回头看许央······后生确实壮实。
  “你自己处理!”
  丢下一句话,县丞走了。没有了聚集的人群,不存在骚乱的可能,他才懒得管这些琐事。
  或者说,宋元成所做的,正是他需要的。
  宋捕快返回来了,看了看许央和田丰,若有意味,抬了抬下巴:“铁匠,跟我走吧。”
  是那居中的队伍,一水的所谓青壮,外加一个瘸子和聋哑又傻的许央。
  许央不再吭声了,叽哩哇啦一次,从老弱变成了青壮。忘记了这是隋末,是一个从上到下,从朝堂到地方都毫无规矩可言的大业十年左右。
  随着所谓一群青壮的人群,跟着一班衙役,二三十里路,加上三五里的山路,这群青壮到了山顶圆木堆放处,已经是黄昏了。
  即便是故意怠工,衙役们也没有驱赶,就这样随着人群蹒跚到地头。
  一个人两个糜子馍馍,这算是今日的饭食。
  许央和田丰拿到的也是两个,一共两个。许央看田丰,田丰看许央,相互对视了一阵,还是决定讨个说法。
  “宋捕快,你看······我跟呆儿是两个人···”
  “你们父子是两个人?”
  “嗯,两个人,这两个馍馍实在是···”
  “好。老子给你两个人的饭食。”
  怎么会这样好说话了?许央看着田丰讨要回来的两个糜子馍馍,仿佛像从这黑乎乎的糜子馍馍中看到那宋捕快的别有用心。
  “田叔,这老小子变好了?我怎么就那么不敢信呢?”
  “变好不可能,或许是当着这么多人不好坑人吧。再说了,咱家这算是县丞也知道了,他不敢乱来。”
  可能吗?许央不怎么信。田叔混江湖可以,未必了解官府。
  次日早上的饭食还行,汤饼加胡饼,仍然是按人头分的,那宋捕快还专门告诉田丰:还给你父子两人份!
  “每人每天十根圆木,从这里到山下,可以搭伙,完成了有饭吃,完不成······也有吃的,是杀威棒,二十杖!”
  “对了,忘记提醒一句,一份饭食算一个人。”
  后面加这句时,宋捕快是看着田丰和许央的。
  果然,这孙子是在这等着他们俩呢。
  一尺多的胸径,一丈长,新砍伐下来的圆木,少说也有二三百斤重,三五里山路,上下往返······这活还真的够坑人的。
  两人搭伙二十根,几乎不会给人留下歇息的空闲。更别说田丰必须继续瘸子的角色。
  “宋捕快,你看我这没腿···我这呆儿······二十根实在是······”
  “这会儿想成一个人了?少给老子腻歪!刚才吃两份饭食时你不是说是两个人嘛?”
  “二十根,少一根你试试看!老子还告诉你,县丞不在,在砍伐树木的劳役处,这里老子说了算!”
  宋捕快说完,朝着田丰的方向唾了一口:“还在县丞跟前编排老子,玩不死你!”
  没希望,根本没希望能从这宋捕快身上得到宽限。
  田丰向宋捕快念叨、讨讨宽限时,许央在山坡那边滑坡坡。
  滑下去,爬上来,换个地方再滑下去,再爬上来。
  人们已经都搭伙开始干活了,抬着圆木下山了,整个圆木存放地都清静了,那些负责监工的衙役都清闲了,唯有这边许央和田丰,一个絮絮叨叨的跟着宋捕快祈求,一个傻呵呵的滑坡坡玩。
  这情形,顿时让那些闲下来的衙役有兴趣了。
  “老宋,这是···哎呦瘸子呀,那还要一个傻子?哈哈哈·····”
  “哥几个快来看,有热闹了。”
  “老宋,怎样回事?”
  “能怎样回事,人家说自己瘸,自己儿子又傻,就想着来混口饭,不干活呗!”
  “告诉你铁匠,劳役也是可以死人的!”
  终于有人帮着宋捕快说话了,直接就恐吓田丰了。
  人多了,事情已经公开了,田丰知道没法在宋捕快这里通融了,灰溜溜的回头找少主,想想怎么完成二十根圆木的任务。
  转眼却没看见少主哪去了······
  再看,却见少主从树丛中钻出来,麻衣上还带着草屑,甚至头发都带着草屑。
  田丰赶过去,金鸡独立的帮许央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和草屑。许央的声音很低:“田叔,你去那边砍伐树木的匠人那里借锯子,很小的那款就行。”
  “干嘛?”
  “南方有水道,北方做窜道。顺着山势做一个凹型的长槽,圆木完全可以顺凹槽滑下去。”
  “我刚才查看了,有些地方需要塑一下形,避免圆木在滑行中转弯······”
  “能成吗?”
  田丰问完这句,就觉得失言了。自己是什么门派?这样的事理稍微一想就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