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吃饭不给钱还要让店家掏钱?”
  “这是什么意思……”
  “笨啊,他是打劫的!!!”
  客人们这才明白过来,轰的一声,如鸟兽散去……
  “额滴神啊,还么给钱呢!修才!修才!”
  佟湘玉崩溃了,高声呼喊着。
  吕轻侯连忙上前挨个阻拦,结果却分文也没要到,就像在电视剧中客人无数次集体逃单那样,这也不过是其中不起眼的一次罢了……
  白展堂面色沉着,缓步上前拱手:“佛前莲花开三朵!”
  李寻安道:“两千两纹银不能少。”
  “好小子!就算给你两千两,你拿的动吗?让我试试你功力到底如何!”
  郭芙蓉眼神一变,偷偷摸摸到李寻安身后,凝神屏气运功就要偷袭:“排山倒~”
  “砰~”
  说时迟那时,郭芙蓉还没打到便被李寻安一剑鞘正点在脑门上……
  “啊呀~”
  郭芙蓉手捂脑门,痛呼连连。
  “芙妹!”
  吕轻侯上前关切地扶住,想来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是情侣关系,在一起了。
  “葵花点穴手!”
  白展堂看时机一到,几乎在郭芙蓉出手的下一秒也同时出招,指头点在了李寻安的身上,不过传回来的触感让他意识到了不对,脸色大变接连后退……
  “金丝软甲!!”
  李寻安穿越前专门买了一件防刺服带了过来,防备的就是这手,同时也能有效降低其他的刀剑伤。
  “盗圣果然名不虚传,手快的很啊!”
  李寻安笑呵呵地整理一下衣服:“但就是没什么劲儿啊,你再点两指头?”
  被点破身份,白展堂双腿一软,好悬没躺下,手扶着桌子心虚地东张西望:“什么盗圣?没听说!他说谁呢?”
  “……你认错人了!”
  其他几人也帮腔。
  李寻安不耐烦:“别装了,各位盗圣、镖局千金,官二代、官三代以及黑二代晚上好。你们还有没有别的招数?没有赶紧掏饭钱!”
  “这……”
  佟湘玉朝门外张望,心里焦急万分,暗道老邢和小六怎么还没到啊,那么多客人肯定会去衙门报案的。
  白展堂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悲哀道:“看啥呀!他俩那选手,来了也白扯!人家是有备而来,咱的底细已经被摸清了.”
  “大侠啊。”
  佟湘玉服软赔笑:“是额们不对,额们厨子手艺不精,额们往酒里兑水,额在这给你道歉了。”
  李大嘴不知何时也冒了出来,躲在白展堂身后,看了眼一干二净的盘子,强装镇定道:“不好吃你也全吃光了,酒兑水你不也喝没了?!我告诉你,你这是打劫!我们邢捕头一会就到,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来了正好!”
  李寻安眉毛一横,呛啷一声拔出半截大宝剑,寒光四射:“我的赤霄有三天没见血了,今天杀两个捕役让它开开荤!”
  众人噤若寒蝉,白展堂震惊道:“剑名赤霄?!难道……你就是钢拳无二打、铁腿无敌的白发剑魔李寻安?!”
  啊呀呀~好羞耻,好羞耻,要说系统给自己在各个位面安排的身份是一个比一个牛掰,旅行体验实在是妙啊!
  “不错!”
  李寻安一手拿剑,双手抱在胸前,邪魅狂狷:“看来我还是有些名气的。”
  “何止是有名,简直大名鼎鼎!”
  郭芙蓉这时候也不疼了,在吕轻侯怀中害怕到全身发颤,说不出话。
  佟湘玉疑惑:“咋回事咋回事,他是什么人?这绰号咋辣么怪?又是拳又是腿,又是剑魔滴!”
  白展堂擦了把冷汗,解释道:“绰号越长说明人越厉害,轻功好的叫个水上漂、草上飞。拳法厉害的叫个铁掌、铁拳也就算了。李寻安则不一样,他是拳脚无敌,剑法更无敌!据说一身武功仅在缺德道人之下,为人亦正亦邪,性格喜怒无常,冷血无情,心情好了行侠仗义铲奸除恶,心情不好就打家劫舍,杀人放火!”
  佟湘玉强笑道:“那还是挺有原则的嘛……”
  白展堂急了:“诶呀妈呀有啥原则!就没几个人见到他心情好过!”
  郭芙蓉颤抖着地小声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叫他剑魔?因为这人就是个精神病,人如疯魔,真正的睚眦必报,只要他觉得你冒犯了他,他就敢把你碎尸万段!曾经黑道四大家族中的黑虎门副帮主只因斜视了一眼他的白发,不久便在家中就丧了命。死前身中九九八十一剑,剑剑避开了要害,显然是活活被折磨至死……随后黑虎帮的帮主李虎,发出四万两银子的暗花找杀手报复李寻安,但派去的杀手都被他斩于马下,最后短短半个月时间,全帮上下从精英到头目整整三十六人被杀的一干二净。”
  “黑道四大家族之一的黑虎门就地解散,只剩下现在的黑帮三大家族,飞刀门、天残派和五毒教。可以说,他是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把黑虎门灭掉的……”
  佟湘玉只觉得眼前发黑,腿下一软,作势要倒,白展堂赶紧扶住。
  李寻安和蔼地笑道:“你们说的那是过去式了,现在的我脾气很好,每日必行一善。”
  “我们也不是坏人啊!李大侠你何苦为难我们?”
  佟湘玉哭诉道:“我们同福客栈蝉联两年七侠镇文明商户,全镇上下有口皆碑……”
  李寻安哦了一声:“所以盐里全是菜,水里没有一点酒?你们这不是黑店胜似黑店啊!”
  “我……”
  正在众人欲哭无泪之际,门口突然传来两人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便听得有人怒吼道……
  “人捏?人捏?七侠镇第三十七任缁衣捕头邢育森在此!!我看谁敢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抢劫!小六!!”
  旁边身材矮小活像个狗不理包子的小胖子面色一滞,小声地尴尬道:“逝父,现在是嘿天!”
  邢育森看到大堂里众人对峙的局势,怒其不争:“注意素质!都什么时候了?还说屁话,有杀气了!金奔!金奔啊!有杀气了!!!”
  燕小六如梦初醒,拔出钢刀耍了一个疯狗咬人藏刀式,面目狰狞哇呀呀地直叫:“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他三外甥女!!”
  言罢,手握钢刀闷头直接奔李寻安冲了过来……
  “唰唰唰~”
  在场众人不见李寻安出剑,只听得有一阵迅速而猛烈的破空声。
  燕小六未等走近三步之内,衣衫应声而裂,浑身却毫发无伤,露出了白嫩肥胖皮肤和朝阳似火的肚兜。
  “啊!”
  燕小六撒开钢刀,捂住浑身上下的肉,手无足措。
  “你打住吧!”
  白展堂连忙拦住燕小六,焦急道:“他是剑魔李寻安!你们不是对手,快走,能走一个是一个,去请四大神捕和郭巨侠!!”
  “走?又来两个!想走那得再加两千两!”
  “啊?!”
  李寻安笑道:“没错,今天你们若是不乖乖掏钱,一个也走不了!”
  “额,额现在没钱啊!”
  佟湘玉把心一横,冷静道:“这样,你等我飞鸽传书写给我父亲,他是龙门镖局大当家,让他加急送来银票,到时候别说三千两,三万两也是你的……”
  “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现在就交!没钱就用武功秘籍换,什么惊涛掌、葵花心法我也能接受!”
  李寻安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沾糖!”
  佟湘玉用期望的目光看向白展堂和郭芙蓉,两人脸色齐齐一变,心中稍有意动,没办法,现在势必人强。
  郭芙蓉不甘心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若想学,我把秘籍给你便是了。”
  白展堂冷笑:“李寻安,你想学葵花点穴手我可以教你,但惊涛掌……想必你也知道,眼下这位可是郭巨侠的女儿,若让郭巨侠知道你偷学他的武功,六扇门会放过你吗?”
  李寻安浑不在意:“你当我没和他交过手?郭巨侠在我面前也就是盘小菜罢了!敢来我便敢剁了他!”
  “什么?”
  “鱼肉?小菜?剁了?!”
  邢育森慢了半拍,这时候方才回想起白展堂所说的‘他是剑魔李寻安’,再听到对方刚说的话,大惊失色:“不好啦!剑魔李寻安要吃人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