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结束了?”
  客厅,李心儿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候着。
  “结束了。”
  李心儿面露期待:“他是什么问题?能不能说说?”
  李寻安笑着摇头:“保密原则啊,怎么能告诉你?你又不是我的督导师。”
  李心儿撇了撇嘴:“那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能不能讲了?”
  李心儿太好奇了,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像是一匹奔驰的骏马闯进了她的心房,可两人都同居了,她仿佛还对他一无所知……
  李寻安坐到旁边,观察着女友的容颜,抚摸着其修长细腻的大腿,思索片刻,缓缓道。
  “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世界生活,继续做咨询师?”
  系统是可以带人穿越的,只要对方允许,李寻安可以带着异世界非来访者的人穿越到本位面。
  但他之前没想过使用这个功能,因为没什么必要,别的位面的人也不一定愿意过来。
  好比说武侠、玄幻的古代位面,世界规则不一样,什么武功内功异能都用不了;社会规则也不一样,来这能适应生活吗?
  就算两个世界都是现代社会,这里面也有很多问题。
  首先,异世界的人穿越到本位面,户口怎么解决?住在哪?以什么谋生?如果行为举止表现怪异,会不会引起别人的联想?
  其次,那些影视异世界的人物本身就是由演员扮演的,容貌相似度和本位面的演员非常之像,上个街不带口罩遮掩容颜,引起围观是大概率事件,这后续的麻烦源源不断……
  但眼下,李寻安想带李心儿穿越回去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他确实感觉和这个女人和合拍,突然这么拔屌无情有点舍不得。
  另一方面,李寻安考虑自己未来既要接待本位面来访者,又要接待异世界来访者,肯定忙不过来。
  而李心儿也是心理咨询师,能给自己做饭又能给自己打工……
  一举多得!资本家看了都要落泪啊!李寻安整个人心都是黑的!
  “你,你刚才说什么?让我换个世界生活?”李心儿仿佛没听清。
  “对。”
  李寻安直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所有关于我的事情都是真的,但那是另一个世界的李寻安。至于你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李寻安也没错,那是这个世界的洪门李寻安。他已经被我融合,我们合二为一了,所有的记忆都被吸收,意识也以咨询师李寻安主导。”
  李心儿打断道:“等一下,你说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李寻安道:“没错,我在自己的世界接待那些异世界的来访者,帮助他们解决心理问题,并且能够穿越到来访者的世界。我这次穿越过来一是为了旅行,二是为了给陈永仁做咨询,现在咨询结束了,咨询目标都已达成,我也该回去了。”
  “过几天,我就该离开这个位面,回到本位面生活。但我的世界和这个世界时间流速不一样,那里的一天相当于这里的两个月,所以我要是走了的话,你可能有很长时间都看不到我。如果陈永仁出意外身死或者寿终正寝,那我也不能穿越到这个位面,你也再也见不到我了。”
  李寻安语气一顿,商量道:“情况就是个这么情况,怎么样?跟不跟我走?反正你的父母也过世了,这里你又没有其他亲人……”
  李寻安忍不住换了个语气,隐隐带着蛊惑:“跟我走吧,以后你若咨询功力精深了,我还会让你为异世界的来访者做咨询,轰轰烈烈的冒险之旅在等着你哦!”
  李心儿凝视着男朋友,身子都微微发颤,呢喃道:“我是真没想到你病得这么严重,我给你开点药吧,没效果我带你去医院,治病好吗?治病比什么都重要。我不会放弃你的……”
  ……
  ……
  李寻安并未强迫李心儿立刻就相信这一事实,只要回归的时候带走她,让她亲身体验一下就知道了,现在什么解释都没用。
  但临近回归,李寻安还要忙一些别的事情,比如金子的运输……
  在这个世界中过了不到两个月,除了陈永仁付的那几十万港币咨询费,法外狂徒李寻安还赚了一千多万美金。
  这笔钱中都被他通过美洲洪门的渠道换成了通用货币——黄金,但由于体量太大,目前只转换了六百四十万。
  这个世界的金价在国际市场上是378美元一盎司,扣除一些手续费、中间人的报酬和运费等杂七杂八费用,到了李寻安这金价就是400美元。
  而六百四十万除以四百,等于16000盎司黄金,16000盎司的黄金等于497.65公斤重……
  这些黄金通过海陆空各种手段,运送到了香岛玄龙堂李寻安的办公室内。
  在李寻安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金条黄橙橙、亮闪闪,越看越喜人。
  这些金条很重很重,但由于黄金的密度高,是水的19倍,所以看上去体积并不大。
  把半吨金条摞在一起,会堆成一个边长不到二十厘米的正方体,还没电脑显示器大,一个大书包或一个小型行李箱就能装得下。若按照李寻安位面五百元人民币一克的金价,这一书包就相当于2.48亿人民币。
  但问题是,不能就这么装着运走。金子太重了,会把行李箱或书包压坏的,同时也没人拿得动。
  另外,这些金子如果就这么堆成在一起传送过去,李寻安的出租房也承受不了这个重量。
  “民用楼房每平米称重不到200公斤,就这么直接装成一个箱子传送过去,半平米不到受重半吨……我楼下的邻居有可能会知道什么叫喜从天降!”
  出于谨慎,李寻安准备了十七个书包,每包只装三十个一公斤制的金条,做多次运输。
  每次前胸后背各挂着一个,手里再拎着一个,然后呼叫系统,直接连人带包传送回家。
  来回传送六次,李寻安把十七个书包整整齐齐地在自家空地上立正。
  像蚂蚁搬家一样完成了黄金的运输,半天时间就过去了。
  当天下午,李寻安向身边的朋友和下属交代了一下‘后事’,转接工作,同时也向龙头和上级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免得之后这个世界的自己销声匿迹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次日清晨,刚刚睡醒的李寻安在床上握住了还处于熟睡状态的李心儿的小手,呼唤系统,离开了这个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