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吃饭过程中李心儿在对陈永仁旁敲侧击,想知道他和李寻安的咨询关系是真是假,陈永仁当然是承认了,但更多的东西也不能透漏。
  好在李心儿也知道保密原则,没有继续往下刨根问底。
  实际上,邀请来访者到家中咨询,让其接触到咨询师的女朋友、妻子或其他社会关系的人,已经算是违背了匿名原则……
  “honey,我先工作了。”
  “好,你去忙。”
  两人甜蜜一吻,李心儿独自收拾碗筷,李寻安和陈永仁来到了书房。
  “日子过的很不错嘛。”
  陈永仁还是有点酸:“买了房还交了女朋友,怎么?要在这个世界定居,不回去了?”
  李寻安倒了杯水给他,坐在斜对面,随口道:“我身之兴衰荣辱皆系于诸天万界之众生,这次来只是旅行,还是要回去的。”
  “那她怎么办?”
  陈永仁迟疑道:“别告诉我你只是想玩玩。”
  “我会妥善处理的,别担心我了,聊聊你自己。”
  李寻安看着对方,眼神异常平静,似乎在宣布咨询的开始……
  片刻过去,陈永仁点了根香烟,烟雾之中他的表情也变得影影绰绰看不清晰。
  “我哥……倪永孝最近做的事你应该知道吧?”
  李寻安假装没听到对方吞下去的前两个字,化身复读机:“倪永孝做了什么?”
  “卖奶粉啊!不是你介绍的吗?”
  陈永仁似乎感到啼笑皆非:“是真的在卖奶粉!婴儿吃的那种,之前他去了美国洪门一趟,搞了一个什么贝什么优的品牌奶粉要往香岛卖,然后又跑到北面,打算投资建奶粉厂。上个礼拜刚回来,找我谈心,说等我女儿出生了就能吃到自家产的奶粉,并且以后不会再贩毒,涉黑方面只做盗版、走私这种生意。”
  李寻安恍然:“我只知道倪永孝是在和我们致公集团的人在一起合作做母婴生意,但不贩毒,这事你确定?”
  李寻安不太相信在自己或陈永仁的劝说下,就能让倪永孝抛弃毒品高昂的利益,冒着各种风险弃暗投明,那可太不现实了。
  “八九不离十。”
  陈永仁却肯定道:“他仔细地考察了你们美洲洪门的奶粉企业,说这一行的利润非常高,不比白粉差,而且合法,所以打算专心搞这一行。”
  “现在香岛市面上所有场子的货都断了,三叔因为这件事和他吵过几次,下面几个堂口的小弟也人心涣散。还有,泰国人见丢了香岛的市场,也派人来找他谈,结果他闭门不见,接下来泰国佬很可能要对付他。所以倪永孝现在加强了安保,还请了你们的保镖保护家人。”
  难怪……
  李寻安点点头:“看来他是认真了。厉害,壮士断腕,心够狠!”
  “他心不止狠,还很大。”
  陈永仁道:“他自己开奶粉公司,还让我开什么影视公司,拍电影……你知不知道我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你不会是想拍《无间道》吧?”
  “猜对!”陈永仁哈哈笑:“你说过,无间道系列电影的票房在你的世界有三四千万美金,我觉得在我这应该也不会差了!”
  李寻安表示支持:“你若需要,下次咨询可以定在我的位面,我把电影拷贝一份让你带走,你照着绘制分镜画面……但我要代表原位面的人收百分之十的版权费。”
  陈永仁简直无语:“大哥,你不是吧?”
  “版权意识还是要有的。”
  “这个钱你必须付!”
  “靠!就算付也不是付给你啊!”
  玩笑过后,陈永仁喝了口水,又陷入沉默。
  李寻安也不主动开口,就陪着他一起安安静静地坐着。
  半晌过去,陈永仁才神色复杂地开口了:“在确定他要洗白后,我知道自己再卧底也没用了,所以开始整理倪家的证据。但这里面没有任何倪永孝本人的实质性犯罪证据,只有三叔的,这能让三叔做一辈子牢,或许可以打开突破口……前天,我把证据整理好交给了黄志诚,并告诉了他倪永孝要洗白做正行的事。”
  李寻安明知故问:“他怎么说的?”
  “黄志诚很急。”
  陈永仁皱眉道:“可能是看倪永孝金盆洗手,以后做正行影响力越来越大,现在不动就没机会了,所以立刻把证据上交给了顶头上司陆启昌。但陆sir认为这些证据根本不足以扳倒倪家,即便抓住三叔,三叔也不会承认倪永孝才是幕后指使,只会一个人把所有罪名都扛下来,那样事情更麻烦,于是决定按兵不动。”
  “……”
  “这局面,如你所料。”陈永仁拍了拍沙发,一边嘟囔着沙发蛮舒服,一边躺在了上面。
  李寻安追问道:“然后呢?还发生了别的什么吗?”
  陈永仁闭着眼,似乎睡着了,半分钟后,才轻声道:“昨天陆启昌约我见面,还有罗继贤,我们一起在郊外野餐。他们两人建议我继续卧底,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我听明白了;如果倪永孝以后再犯罪,那我搜集证据,履行警察的职责,送他进监狱。如果没有……”
  陈永仁话说了一半,便闭口不言,李寻安还追问:“如果没有,会怎样?”
  “……”
  “怎样?”
  “卧底到死啊!一辈子都恢复不了警察身份,你说怎样?操!”
  陈永仁声音瞬间拔高,吼完之后,背对李寻安转过身子躺着,仍在充满怒意地低声骂道:“无间道,无间道,真就没完没了了!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倪永孝变好,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恨他!”
  “作为亲人和警察,你应该替他高兴。但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倪家的仇人,以扳倒整个倪家为目标,那你有理由恨他。”
  陈永仁的声音闷闷的:“我恨他干嘛,我只想做警察!有那么难吗?”
  李寻安提醒道:“你现在就是警察。”
  “……我想恢复警察身份。”
  “那你可以立即提出申请,恢复身份,因为你已经卧底三年了,任务也已经初步达成,甚至从某些角度来讲,这次卧底任务你完成的非常圆满,你直接改变了香岛的治安。若有人阻止你恢复警察身份,不顾你个人心理状态和生命安全继续强制你卧底,那是严重违背纪律的,你可以告他滥用职权。”
  电影是电影,现实是现实。一般来说警察卧底都是一个任务就结束,没有长期潜伏的情况。上级还没那么心大,违背警察自身意愿,硬生生把他们放在极端环境几年甚至十年让他们心理变态。在卧底过程中只要警察自己想,随时都可以回归……
  沉默片刻,陈永仁又道:“可倪永孝以后真的犯罪了该怎么办?继续派别的卧底到他身边?别逗了!”
  李寻安理所当然:“那你就在他身边继续卧底,说是卧底其实不太对,倪永孝已经决心洗白,你也不用做古惑仔打打杀杀了,而是开公司,拍电影,做老板,May也不会有意见的。你自己出于亲人的义务,规劝倪永孝不要重走老路,另一方面履行警察的职责,随时收集证据准备送他进监狱。”
  陈永仁不吭声,李寻安沉吟道:“选择恢复身份,你认为自己是怕以后倪永孝犯罪,不能被绳之以法。还是怕自己无法面对倪永孝和倪家人可能对你产生的失望与与怨恨?”
  “另一方面,继续卧底。你认为自己是不想要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还是不想和倪家扯上关系?不想承认对倪永孝的兄弟感情?这些你要想清楚……”
  “我顶你个肺呀!”
  陈永仁坐起身子,满脸无奈:“说这些有什么用。给我出出主意好不好?哪怕给点建议呢?建议我选一个!你觉得哪个更好?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做?恢复身份还是继续卧底?”
  李寻安随意地笑道:“我也期待此生自己能遇上一个全知全能的指导者,由他替我思考、为我做一切最优的决定。那可太爽了,我自己就不必在思考中焦虑,在尝试中恐惧失败,在失败后承担责任……可现实是,那个全知全能的指导者并不存在,这些选择也必须由你自己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