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吃饭!”陈永仁不想多思考,一拍桌子不耐烦道:“两个人你点了这么多菜,吃!你吃不完我就……”
  “咚咚~”
  没等他话说完,包间内的门响了,李寻安的保镖洪海在门口小声道:“龙哥,九哥他们说警察来了,在楼下。”
  “噼里啪啦~”
  楼梯传来密集而杂乱的脚步声。
  李寻安看向陈永仁,诧异道:“你是不是最近找按摩没给钱啊?警察找你干嘛?”
  陈永仁无语:“我都结婚了,你说话注意点……而且估计是冲着你来的!我的洪门五爷!”
  很快,以保安科长杨锦荣为首的八位保安科警察们出现在了包间门口,两人的一众小弟也蜂拥而至……
  “杨sir,有何贵干?”
  陈永仁率先提问,李寻安依旧埋头干饭……
  “这得问你们了。”
  杨锦荣看了看桌上的菜,闲庭信步地走进房间,面带笑容:“三合会二当家和致公堂的李寻安突然有了这么好的交情,逛了一整天的街,又买了那么多金银首饰……是在洗钱还是走私?”
  陈永仁心里明白,香岛警署保安科的职责是针对出入境、海关管制、交接敏感嫌犯以及维护稳定治安……李寻安这个海外洪门人士来到这,肯定是受到他们重点关注的,尤其两人确实如对方所说,一起买了不少金银首饰,值得让警察怀疑。
  不过陈永仁没未当回事,因为两人是清白的,这些首饰不过是咨询费罢了。
  “别吓我啊杨sir,李先生是我朋友,大老远过来,我送点土特产而已,总价值不超过八十万,还都是在正规渠道买的,怎么洗?”
  杨锦荣哦了一声,对着李寻安笑道:“怎么不理我?是不是我叫错名字了,或许该叫你洪龙?”
  洪龙,是李寻安在无间道位面的另一个名字。进了洪门后,不论之前姓氏名谁,都会改姓洪,名字则和堂口有关。
  李寻安作为玄龙堂的老大,自然以洪龙为名,堂内的兄弟基本也叫他这个名字。
  “代号而已,叫什么都行。”李寻安随意道:“不理你是因为我信奉食不言寝不语,各位警官有事抓紧说事,没事我想不留你们参观我吃饭。”
  杨锦荣不置可否:“介不介意换个地方吃午饭?”
  这是海外的洪门第一次和本地三合会有接触,杨锦荣心里警铃大作,即便致公堂名声很清白,从不涉黑,但他也要摸清对方到底是想搞什么名堂……
  李寻安把嘴中的食物细嚼慢咽下去,才问:“去哪?”
  “我们警署咯。”
  李寻安指了指一桌子饭菜,淡定问道:“你们警署有鱼翅捞饭?”
  “那倒没有……”
  “请我去警署的理由?”
  “聊聊天而已。”
  “聊天?莫名其妙!我可不可以理解你们是在浪费警力骚扰外地游客?!”
  “……”
  “浪费我时间败坏我心情,毫无理由就要传唤我这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你们这是什么行为?严重的违法渎职!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
  “有没有考虑过无故传唤会对我声誉造成的损害?想来是没有!有没有考虑过这会破坏我的旅行体验甚至对我造成心理阴影?也是没有!毫无同理心,道德水平不及格!”
  “……”
  李寻安语重心长:“你们的违法行为愧对了警察这个职业,你们的冷血无情愧对了做人的基本标准!你们不觉得惭愧吗?你们要自省啊!要回想自身曲折离奇颠沛流离的童年,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受到了什么样的创伤才形成今天的扭曲人格。毕竟生而为人,你们不能浪费了爸爸妈妈赋予你们生命的那一晚,不能浪费纳税人给你们发的薪水,不能浪费我今天的这一番教诲,懂不懂?”
  李寻安眼神认真而诚恳。
  “……”
  其他警察都听的心起火气,旁观的傻强忍不住笑出声,他这一笑,带动了两人的小弟们,也跟着哄笑。
  “笑什么!!都笑什么!”
  杨锦荣的手下立刻爆发了,众人开始推搡起来。
  傻强歪着脖子:“警官,怎么了?笑也犯法啊?”
  “不许笑!”
  “笑了怎样?”
  这场闹剧让杨锦荣眉头微皱,他从怀里掏出一小沓美金,缓缓地塞进了李寻安的裤袋,平静道:“别闹了,这个理由够不够?”
  “什么?”李寻安掏出港币看了看,轻笑道:“走私假币啊?看我身上没案底,硬栽赃?”
  他也不意外,这就是杨锦荣的风格。
  电影里的陈锦荣亦正亦邪,是一个为了破案不择手段的警察,极为擅长写虚假报告和栽赃、刑讯逼供,在不知道陈永仁是卧底的时候,杨锦荣就曾经指示手下于警局内暴打过陈永仁。但这个人手段虽然不是很磊落,可是作为一名警察,还是守住了底线的,目标也是正义的。
  另外,这和对方的职务有关,保安科在前两年政治局改建的,而政治局负责情报收集,渗透,反间谍等工作,他们可不是什么警察,而是特务机构……所以,杨锦荣那些出格的行事手段也可以理解了。
  杨锦荣面无表情:“我现在怀疑你跟一桩国际走私假币大案有关,请立刻跟我们走一趟,否则我将强制逮捕……到时候,场面可能不会很好看。”
  他环视了一圈周围:“我听说你和你的八个小弟很能打,美国的地下拳场都有你们的身影,但不知道有没有胆子打警察?”
  陈永仁收敛笑容,小声道:“走一趟?你又没做什么,他们应该是对你的身份疑虑,又和三合会掺和起来了,想警告一下你……”
  李寻安不理会,反而把假币放到桌子上,失望地摇摇头:“你们这的警察真是……让我说什么好呢?业务能力不行,智商水平低下,道德素质也败坏。这么低级的栽赃你们也好意思用在我身上?差劲!”
  杨锦荣懒得听他废话,示意手下掏出了手铐:“自己走还是我们带你走?希望你一会到了警署还有力气说话。”
  恐吓我?下马威?我走你妈个头!你他妈个狗特务!嚣张跋扈!跟你爹我玩栽赃我不把你卵子挤出来?
  李寻安向自己的手下招了招手,道:“阿九,把东西拿来。”
  “好的。”
  却见一个保镖手提公文包,放到了桌子上,拉开拉锁,露出一个正在录像的数码摄像机……
  “?!”
  除了李寻安这边的人,在场其他人都愣住了。
  “索尼VX1000,全球第一款DV摄像机,上个月刚发布的,没见过吧?高科技!四千美金!”
  李寻安手持着略显笨重的机器,调回了刚才的画面,赞叹道:“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有了他,人人都是导演!本来我们只是想这次旅游买个它随便拍一拍做纪念,没想到现在还派上了用场……”
  说着话,李寻安回放了刚才那一段录像,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画面:“杨警官,无故传唤本身就是违法,加上栽赃陷害和恐吓,这三项罪名你岛如何量刑?能不能麻烦身为公职人员的你告诉我一下?”
  “……”
  局势转变的如此之快,杨锦荣脸色一沉,心中咯噔一下。
  实在是这个年代中拍摄视频的摄像机太笨重了,几乎都是电影剧组中要用人的肩膀抗的那种。虽然有偷拍用的监控摄像头,但那块头也很大,还要提前安装,在此时的香岛很少见。警察更没那么强的防范意识,对付黑帮而已,又不是搞间谍行动。否则黄志诚也不至于被倪永孝雇佣的国际私家侦探偷拍到……
  同样的套路栽了两次?
  陈永仁忍俊不禁,帮腔道:“坐牢多久不知道,但诬陷栽赃良好公民证据确凿,造成恶劣影响,警察是肯定干不成了。”
  “不一定。”
  李寻安严肃道:“听说某位黄姓警官教唆杀人,现在还安然无恙,连职位都没有变化。我怕自己这盘录像带也不能拿人家怎么样。真他妈的可怕,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皇家警察知法犯法,也难怪这里那么多黑帮!烂了,全烂了!好好的香岛让鬼佬和黑警搞成这个样子,一点王法都没有了!我痛心疾首啊!!还有你们……”
  李寻安一拍桌子,对杨锦荣背后的其他警察掷地有声:“个个冠冕堂皇站在那,你们,就那么干净吗?我知道,你们当中有的人,没准是韩琛安插的卧底,比杨锦荣更黑!我劝你们一句,都把自己的心肺肠子翻出来,晒一晒,洗一洗,拾掇拾掇。抓紧投案自首吧……”
  其中一位身高最为高大的警察瞳孔微缩,额头冒出了细汗,隐蔽地扫视了一圈周围同事,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才松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