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陈永仁有没有心理问题?有的,而且很严重很严重。
  在《无间道》三部曲中,最后的刘建明患有了精神分裂症和人格分裂症,出现了严重的幻觉并把自己当成了陈永仁,在警局自爆自己卧底的证据,最后的结局是在医院中痴痴呆呆苟延残喘度过一生。
  但陈永仁的问题不比他轻,甚至比刘建明还要严重。
  为了实现当警察,做好人这一目标,陈永仁可以舍弃一切,众叛亲离,爱情和亲情在他眼中都没有这个目标重要。
  为此他能和女友分手,将视自己为亲兄弟的哥哥倪永孝送进监狱……
  陈永仁太想做好人了,太想要一个正义的身份洗白自己了。
  警察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职业,而是理想,信念。
  如果你是陈永仁的身边人,你难免会有些毛骨悚然。但毫无疑问,谁都希望世界上多一些陈永仁这样的警察。
  正义,坚定,坚定到可怕,像是脑子里刻了思想钢印……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人物档案上所写的陈永仁自身的性格问题,他的人生经历注定了陈永仁就是这么一个人。二则是幕后编剧的问题,编剧让他死就死让他活就活,陈永仁的很多选择都是编剧为了戏剧冲突而故意强选的。
  给这种人怎么做心理咨询?太难了。
  而且在《无间道1》中,陈永仁是做过心理咨询的,因为他多次伤人,黄警司为了避免他进入监狱拘留影响卧底工作,从而对上级说他有精神病。于是律政署强制陈永仁接受心理治疗,免了牢狱之灾。
  也就是因为这次咨询,陈永仁认识了《无间道》中由陈慧琳饰演的心理医生李心儿这一角色,两人还产生了好感。并且在影片结尾,李心儿找到了能证明陈永仁卧底的证物,让已经牺牲的陈永仁恢复了警察身份。
  但在前期咨询过程中,陈永仁根本不配合,深怕在过程中把卧底身份暴露出去,不是东扯西扯满天撒谎就是睡觉,连咨询前的评估工作都不配合。
  知道对方的这段未来经历,李寻安也不认为自己就能获得陈永仁的信任,有效开展咨询。
  所以必须走一个奇招。直接让陈永仁看电影,告诉对方所有剧情和未来走向,以降维打击的方式突破陈的思维桎梏,打破无间道编剧设立的第四面墙,获得陈永仁的信任开展咨询,这就是李寻安想出来最简单的办法。
  最重要的是,李寻安希望陈永仁这位心怀正义的警察,熟知未来会发生的剧情后,尽量避免身死,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救人,和医生一样,这也是心理咨询师的天职,帮助来访者消除心理问题的同时,给处于危机之中的个人或群体提供有效帮助和支持,用术语来讲叫;‘危机干预’。
  ……
  深夜九点多钟,两人看完了《无间道》三部曲。
  观影过程中,恢复记忆的陈永仁忍不住疑虑,不可避免地问了很多问题,但李寻安都没有回答,只是说等看完再说。
  紧张刺激而又和自身息息相关的电影,促使陈永仁迫切地想要看下去,所以暂时同意。
  待观影结束,两人才开始真正的对话。换而言之,也就是真正的咨询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知道我的事情?你不说这是另一个世界吗?你们怎么知道并把它拍成电影,而且片中所有演员都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还有我自己……”
  “我不知道。”
  “那,我的世界未来会按照这部电影拍摄的那样发展吗?”
  “我不知道,那取决于你。”
  “会不会是我们两个世界存在某种联系?我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
  “谁把我传送过来的?在我心里说话的那个什么系统到底是什么?在哪?”
  “我不知道。”
  “……”
  陈永仁心情此时复杂到难以言喻,烦躁道:“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知道些什么?”
  “你现在需要平复一下情绪。”
  李寻安语气很冷静:“也给我二十秒钟,让我仔细思考,如何给你一个答复。”
  语言,在日常生活中不过是沟通的工具,用来传递信息的载体。
  但对心理咨询师来说,是作为干预的工具,是手术刀,是药物,是艺术。
  用得好了,心理咨询能用这把手术刀救人,用不好,那就是杀人。
  在之前整个观影阶段,李寻安都没有说话,并要求陈永仁也不要开口,目的就是让对方完全沉浸在影片之中。如果在看电影的时候,两人就开聊,陈永仁是带着情绪的,他整个人都是处于紧绷且怀疑的状态。
  这种情况下,李寻安无论说什么,对方也不会轻易接受。即便说的话再有道理,也很容易导致对方情绪崩溃,丧失理智。甚至影响观影进度,浪费时间。
  包括观影结束,陈永仁提出的一连提问,内心仍然是质疑、惊恐、愤怒的。他要的不是这些问题的答案,而是质疑电影,质疑自己,质疑自己的世界……他san值已经清空了。
  毕竟,陈永仁刚才看了一系列非比寻常的电影。
  那是以他自己为主角,以他自己已经发生的,和还未展开的人生为剧情,结局却凄惨无比的电影。换做是谁,看完也不会心平气和。
  但李寻安必须让他心平气和,只有这样才能促使咨询有效进行。
  二十秒在沉默中一秒一秒的很快过去,陈永仁眉头紧蹙,但不想刚才那么咄咄逼人,反而摆出了聆听的架势。
  倒要听听你有什么好说的!
  李寻安斟酌着,缓缓道:“可能,我说有可能,你的世界是由这个世界的那些编剧编出来的。也有可能如你所说,你们世界对我们这个世界进行了投射,促使这个世界的人拍出了这部电影……其实,你觉得这重要吗?知道这些能让你怎样呢?”
  陈永仁反问:“你说我的世界是被你们编出来的电影?”
  李寻安摊手:“人生如梦,世界为什么不能是场电影?你的世界是或许场电影,他的世界或许是场游戏,我的世界没准是坨臭狗屎。世界的真相,宇宙的意义……谁知道?”
  “为什么世界宏观上丰富多彩,但是微观的基本粒子却都是一模一样?为什么光速有上限?为什么会有普朗克常量?为什么微观粒子都是几率云?为什么有泡利不相容原理?为什么量子计算机运行速度那么快,一瞬间可以尝试所有可能?为什么会有量子纠缠?为什么会有观察者效应?为什么,为什么……”
  “这些都是注定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哲学宗教不能解答,数学物理也不能,人类就算到种族灭亡那一天可能也不会清楚……咱们,还是聊点别的吧。”
  确实得聊点别的,你说这些我都他妈听不懂啊,是我和异世界的人交流有代沟,还是……
  陈永仁沉默片刻,迟疑道:“你是什么学历?”
  李寻安端着啤酒,略有些意外:“博士,我没说过吗?平常叫我李博士就好了。”